镇安一中

路言从诊疗室出来的时候,外头已经入夜。

立春刚过不久,雨水未至,黄历上春景一片,可镇安的冬天还没过去。

寒潮夹着湿气,冷得人直打颤。

路言裹了件黑色绒服,衣服宽松,并不贴身,兜里的手机震了一路,他也没察觉,直到铃声响起。

路言低头一看,来电显示上是“林南”。

揉了揉有些发僵的指节,路言按下接听。

电话那头的声音被压得有些失真:“喂,哥?”

“嗯,”话刚出口,就撞碎在冷风中,洇成一团白雾,“怎么了?”

林南音量都拔高了几分:“你真要转去一中?”

路言一下子顿住步子,没说话。

街灯亮起,光线惨淡,不偏不倚,恰好打在路言身上。

半晌,路言视线才一偏。

他看着自己左手上,那印着“镇安中学”几个字的档案袋,隔了小半会儿,最终没什么情绪地回了句:“应该吧。”

应该吧……

这下不说话的人,换成了林南。

大抵是听出了路言语气不太对,林南的声音放低了些:“还真是啊,我刚开始还以为那群里在开玩笑。”

“群里?”路言继续往前走,垂在身侧的左手指节却捻着,稍一用力,轻巧一转,档案袋便被转了个面。

一中那显眼的校徽标志,连着“镇安中学”这几个字,被匿到了背面,路言也没分神看,随口问道:“什么群?”

林南一本正经:“一中的群啊。”

路言一时觉得有些好笑:“你加了一中的群?”

林南立即否认:“我怎么可能加那种群!”

“那种群”三个字,被咬得要多尖锐,有多尖锐,活像是什么下一秒就会被查封的十八禁小房间。

林南想不多想都不行。

镇安中学,镇安一中,在镇安市所有家长眼里,那地方,就是天子坐朝的金銮殿,飘着仙气的朝圣地,鱼跃龙门的“龙门”。

建校百年,省重点,教育部最高认证,桃李满天下不说,桃李还个个果大、肉厚,办个校友会都有教育厅直线领导参与、电视台全程采访的那种。

但在学生眼里,镇安一中,就是一个修罗场。

哪怕是全市联考,也会出一个

剔除一中成绩、二次排名、直接当做异常数据处理、除了过分打击别校信心之外、几乎没什么参考价值的、光靠校内排名就能大致估定一流高校分数线的那种考试机器集中营。

而他们,十四中,堪堪挂在普高尾巴尖儿的十四中,差距可想而知。

“我没加一中的群,”林南又强调了一遍,“是我隔壁那个神仙告诉我的,他不是一中的吗,刚问我这事儿,还录了屏,说现在一中群里都在说你。”

路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录屏?录什么屏?”

林南:“就一中群里的聊天记录啊。”

“那也不是什么正规群,就是个散群,只是里头的人都是一中的,不知道怎么就讨论到了转校生的事情,本来他只是想录屏发到班群,问问转到哪个班了,毕竟都高二下学期了,这省重突然多了个人,都挺好奇的,结果莫名其妙的,底下有人说转来的那个是你,他就直接来问我了。”林南解释道。

“这一下子也说不清,你上微信,我把录屏发给你。”

林南说完,也不等路言回复,直接就挂了电话。

紧接着,路言微信消息响了。

林南:【言哥你就当随便看看,反正看看也不碍事。】

路言没顾得上看。

入了夜,街头巷尾比早上热闹得多,天虽然冷,可夜市没什么影响。

不远处就是一个露天烧烤排挡,正值饭点,食客不少。

隔着一道矮墙,服务生正往上一层一层垒啤酒箱。

动作间,啤酒瓶不断碰撞,说话声、食物入滚油的声音、外放的流行音乐,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吵得人有些头疼。

路言拐了个方向,出了巷子,等到耳边声音消下去了,才点开那个录屏。

林南说是个散群,路言现在信了,因为群名叫“里面个个都是人才”。

跟十四中用“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大概是一个效果。

视频时间不短,路言看了几秒,话题都围着开学考。

排名、分数、解题思路……

路言垂了垂眸子。

现在他手上的档案袋里,就有一套一中的开学考卷子,还没做,也没来得及做。

路言对一中的人和事,本来就没多少兴趣,再加上外头风大,手快被吹得没了知觉,刚想点掉视频,却发现群里突然开启了匿

名模式。

手就这么停了下来。

姜子牙:【可靠消息,这学期要来一个转校生,就在我们年级段,你们听说了没?】

李元芳:【高二下学期?转校生???没搞错吧,这能跟得上?】

虞姬:【我听说了,好像是特招进我们学校的。】

露娜:【特招?我靠,这时候?!别是什么省状元预备役吧,或者跟戚神一样,国外回来的?】

程咬金:【别了,戚神定海神针的地位,谁都撼不动。】

姜子牙:【不是,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特招吗?特招是什么?就是特帅,特有钱,特能打。】

虞姬:【特能打?打?是我理解的那个打吗?分数能打的那种“打”?】

张飞:【别怕!对于新转来的这个神仙,我们表明态度:不愿面对,但也不怕面对,必要时不得不面对。新同学选择一中,我们也早已给出了答案:学,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经历了十年寒窗、考场沉浮、戚神碾压,我们什么阵势没见过?】

姜子牙:【路言,就十四中那个路言,你说哪个“打”?】

“张飞”和“姜子牙”的话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

尘埃落定的瞬间,原本闹腾的群里,一片死寂。

几秒后,再度响起消息提示声。

“张飞”撤回了一条消息。

张飞:【告辞。】

貂蝉:【不怕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