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九班

高二下学期,这种时候突然转学,转的还是一中这种学校,无论转校生是谁,都会引起议论,这点路言再清楚不过。

想避开人群,就要挑个合适的时间,所以路言去得很早。

司机把车开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教学楼还暗着,学校里也没几个人。

开学考之后,基本所有学生都回了家,宿舍楼只堪堪亮了几盏灯。

路言带的东西不多,基本生活用品,还有一箱子书,安安静静理完宿舍,出来的时候,天才彻底放亮。

一中建校百多年,文化底蕴极深,很多校园标志性建筑,甚至是镇安市的地标之一。

为了保持原貌,很少翻新。

可近些年来,回馈母校的成功人士越来越多,可能是吃过了老宿舍的苦头,所以等实验室、设备全都齐全了之后,就开始指名翻新校舍了。

前几届开始,就全部换成了四人间。

九班所在的宿舍楼,就是A幢5楼。

但路言没有跟九班的人住一间宿舍,而是单独住在了5楼最末尾的那间自习室。

说是自习室,里头床也有,衣柜也有,只是当时被用作自习室,为了空间更大,唯一放着的床铺,用的是老式的钢板床,上、下铺,贴着墙。

中间原本摆放着的自习桌椅被搬走后,整间宿舍看着格外空旷。

路言睡惯了上铺,但徐娴怕路言学习学太晚,爬梯子累,就把两张床都清理了,还铺了被子。

等一切理完,徐娴左看看、右看看,还是觉得冷清。

可路言觉得挺好,不会吵。

他打扰不到别人,别人也打扰不到他。

出了宿舍楼,路言直接朝着周易办公室走去。

周易,高二九班班主任,也是九班物理老师。

路言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绒服,没穿校服。

校服拿到了,但路言皮肤敏感,容易起疹子,徐娴不敢让他直接穿,一早就找人送去干洗,还特地挑了件跟一中冬大袍相似的外套,给路言穿上。

颜色虽然相像,可毕竟价格在那边摆着,无论质感还是外观,都远胜校服。

再加上路言长相精致,扎人堆里都挑眼,一路上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路言借着路标,总算找到高二组办公室。

刚想敲门,里头就传来一句:

“新来那个路言,位置怎么排?”

听到自己的名字,路言下意识停了手。

办公室里有人跟了一嘴:“老周人呢?”

“出竞赛卷子去了,都去一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昨天打电话让我带路言报一下道。”

“路言,就十四中那个学生?”

“嗯,老周哪次给学生排位置不要研究半天啊,跟研究风水似的,昨天也没跟我说把路言排到哪里去,别我给排好了,到时候又搬,折腾。”

一个女老师说:“跟女孩子坐,就陈蹊或者雨濛,女孩子靠谱。”

“不合适。”

“你还怕他欺负女生啊?虽然我也听了一些关于路言那孩子的事,但我觉得不至于,真要无法无天,校长也不会同意让人转到我们学校来,顶多学习劲头差了点,陈蹊和雨濛一个团支书,一个班长,看着也好。”

“不是,你们是没见过那孩子的照片吧,长得那叫一个精神,特好看,真的,小姑娘在这个年纪,看着看着,指不定就上头又上心了,陈蹊、雨濛可是好苗子啊,真要出点什么,老周非找你算账不可。”

“话别说大了,九班可有个小顾在。”

“没骗你,举顾戚这个例子也行,你就照顾戚那个方向想。”

“真的?”

“真好看,不信看照片。”

被迫听完全程的路言:“……”

路言正不知道要不要敲门,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哪个班的,怎么不穿校服?”

路言转过身去。

来人穿着一件深蓝色冲锋衣,裹得很严实,手上还捧着一个不锈钢保温杯。

隔老远路言都能看到那杯子上,硕大又鲜红的一中校徽标志。

“现在早读时间,不在班里早读,站这边干吗?”那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近。

办公室里头大概听到了动静,没了声音。

等终于走到跟前,来人却顿了下,盯着路言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路言?”

路言不认识人,统一称老师,点头应下,低声道了句:“老师好。”

那人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路言没进去,站在门口,被他的冲锋衣挡了个全。

里头的人大概也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个路言,话头再度打开。

“一大早训谁呢,这大开

学的。”

“隔着一条走廊都能听见你的声音。”

“老曾这是攒了一个寒假没训人了吧。”

猜这架势,路言觉得这个人应该就是一中教导主任,曾宏。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们口中的“老曾”就咳嗽一声,往旁边侧了一步:“九班新转来的学生,路言。”

办公室安静了一瞬,然后一切才开始变得有条不紊起来。

最后,当路言从曾宏口中听到那句“跟顾戚坐”的时候,还有些诧异。

这两天,路言被迫灌输了很多和顾戚相关的事。

在国外长大,高一才回国,读书时期国内国外都扫了一圈奖杯,以自主招生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一中后,就再没下过第一的位置。

身兼多项竞赛记录,高校圈bbs上还有一句话,叫“能打破今天顾戚竞赛纪录的,只有明天的顾戚。”

一中保状元的压箱底王牌,所有老师的重点关爱对象。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林南跟他说的。

不是为了让他向顾戚学习,而是为了让他离顾戚远点,千万别把这张王牌的角给折了。

可现在,这位教导主任,竟然要他跟顾戚做同桌。

路言还没想通为什么,比答案更早出现在他视线内的,是高二(九)班的班牌。

紧接着,就是从班级内缓缓传出的、低吟浅诵的……《圣经》。

那是路言第一次觉得,他可能真的高估了自己与一中、与九班的适配度。

见路言停下了脚步,带他往班级走的英语老师回头看他:“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