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学

门一关,窗户一关,走廊外的声音一下子小下去,成功隔成两个世界。

九班所有人觉得,眼下最应景的一句名言就是,墙外的人想进来,墙内的人想出去。

可事实是,墙外的人进不来,墙内的人也出不去。

路言不是没注意到别人偷偷瞟过来的视线,只是脑海里一直重复刚刚的场景,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也有些烦。

在他坐在位置上的一瞬间,他的新同桌,也就是顾戚……好像喊了一句他的名字。

可声音太轻,与其说是喊他,更像是说给顾戚自己听的。

如果不是那时候班里太|安静,路言也不会听见。

可能,也只是自己听岔了。

这一中的一切,从老师、到同学,再到同桌,都让路言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偏差感”

再加上昨天刷了一晚上的题,今早又起得早,风一吹,头疼得慌。

路言慢慢俯身,趴在桌子上。

可路言刚趴下没多久,耳边忽然传来敲扣桌子的声音,只两下,很轻。

路言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站在他面前的是个女生,个子不高,扎个马尾,手里正抱着一叠书。

“路言同学你好,”尽管已经表现的比较镇定,可还是能看出明显的局促,“我是九班班长孙雨濛,这是老师让我拿给你的课本。”

名字有点熟悉……路言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早上在办公室听过。

也就是那个女老师说的,他可能的同桌,之一。

路言接过书,放在桌上,轻声说了句:“谢谢。”

没什么表情,疏离到冷淡的一句“谢谢”,却让很多人转过头来。

别说是做好了心理建设才来的孙雨濛,就是九班其他人,都被惊了下。

这这这煞神竟然还会说“谢谢”。

准备无论路言说什么,凶什么,都不去理会,送个书完成任务就好的孙雨濛,面对这句突如其来的“谢谢”,反倒不会说话了,半晌,憋出一句:“不、不客气。”

林季和郑意听着这句“谢谢”,立刻想起一些事来。

周六那天晚上,路言总共就没说过几句话,加上今天这句,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简单算算,频率最高的,竟然还真是“谢谢”两个字。

中还有两句“谢谢”是给他们戚哥的。

林季忽然就有种预感,路言可能不屑跟他计较手机的事。

可他一个人拿不定主意,身后的郑意又一根筋,脑子转不过弯来,不能作为有效数据做参考。

想来想去,还是撕了张纸,准备问问老杨。

老杨,也就是那天跟着一起出门的杨旭之。

林季拿起笔,一口气写道:“你说煞神会不会已经忘了那天我摔他手机的事了?”

林季不动声色看了路言一眼。

就现在,趁他还没注意到这边。

林季手从桌膛底下伸过,把纸条交给同桌,并用气声小声逼逼:“给老杨。”

林季自认做的滴水不漏,甚至还先望了风,确认了路言那头的动静。

可谁知,防住了路言,没防住同桌。

此时,他那仍震惊于班长对话校霸勇气不可自拔的同桌,左耳进,右耳出,登时就把纸条传给了——隔壁老严。

隔壁老严满头问号,打开了纸条,睁大了眼睛。

隔壁老严满头感叹号,拿起了笔。

隔壁老严满头省略号,又重新写了一张纸条。

隔壁老严,换了个方向,递了出去。

纸条越传越多,辐射范围越来越大,除了最后一排趴着休息的煞神外,基本人手转了一圈。

从班级左上角,到右下角。

这一切,林季都不知道。

直到他的桌上,传来了第一封“回信”。

林季打开一看,上面写着15个大字。

“你为什么要把路言手机摔了???”

林季:“???”

林季一头雾水,第二张纸条已经传来。

林季再度打开。

“你打不过路言,就把他手机摔了???”

第三张。

“老季!路言在路上抢了你手机,还给你摔了?!”

第四张、第五张……

林季:“………………”

顾戚从实验室回来,一进门,脚边就滚落了一个纸团。

班里四十多双眼睛齐刷刷看着他,顾戚俯身,捡起纸团,打开一看。

横七竖八,各种字迹都有。

“我觉得路言

人好像还挺好的。”

“我也觉得,还会说谢谢。”

“看着也不像一拳一个小朋友的样子啊,是不是传言有误?”

“看着也不像只会写学号的样子啊。”

“可能就是不爱说话。”

“关键是长得还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