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学

……

顾戚笑了下,随手把纸一折,放进口袋。

然后抬眸看了他们一眼,九班人立刻转回身去。

预备铃还没响,可隔壁教学楼已经开学半个多月的高三,正准备考试,喇叭放着考试须知,很吵。

趴在桌上的路言指尖下意识蜷了下,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身旁忽然多了个人,路言这才发觉,他那早自习一下课就不见人影的同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顾戚顺势在路言身旁坐下的同时,看着路言放在右上角的书,第一本就是一中自制教材,极其自然地开口:“班长拿过来的?”

如果放在平常,路言大概率不会回答。

可偏偏这人是顾戚。

哪怕记性再不好,也就是前天晚上的事。

他借的,就是这个人的手机。

路言默了下,最终极其冷淡地回了一句:“嗯。”

明明不太想理会,却还是应了声。

顾戚忽然想起他进门时候,捡到的那张条子。

“可能就是不太爱说话。”

“还会说谢谢。”

顾戚笑了下。

还挺贴切。

“班里人性子都不错,不难相处。”

“有事……”顾戚说着,不知怎的,忽然就顿了一下,再开口的时候,话锋已然一转,“只是都挺忙,有事可以找我。”

顾戚悠悠道:“我闲。”

路言:“……”

路言这才偏头,看了顾戚一眼。

两人位置挨着,离得很近。

没了距离限制,也不像周六那天光线惨淡,路言这次看得很清楚。

也总算明白了那些论坛里,为什么总调侃“顾戚”这名字是个“神级账号”。

除了成绩和家世外,长相也是资本。

明明是带着点攻击性和疏离感的长相,可话语间又随性,甚至有些散漫。

路言身边没有这样的人,顾戚算是第一个。

路言收回视线。

应该也会是最后一个。

早上一共四节大课,也不知道谁排的课,全是理科,等到最后一节化学课的时候,底下所有人都有点萎。

路言也有些吃不消。

一中的校训,在整个高校区都很有名,因为只有四个“自”,简单,好记。

自律、自信、自省、自由。

镇安各大高中的老师,基本都来一中听过公开课,感慨最深的,就是一中的“课堂自由”。

路言现在体会到了。

一节课45分钟,老师讲的话,甚至还没学生多,常常是一个问题或观点跑出来,底下立刻开始阐述解题思路。

根本不像上课,像“斗法”,还是回合制的。

再加上“闭关锁班”政策抓得很牢,空气都有点凝滞。

化学老师刚进教室,书都没放下,就先开口说了一句:“顾戚,早上记录做到一半上哪儿去了,我找了半天,人影都看不到?”

这一声把底下人给弄激灵了,睡意散了大半。

路言抬头看着化学老师。

年纪应该挺大,头发有些花白,但光听嗓门都能知道精神很好。

顾戚笑了下,语气有些散漫:“老师,我是没做好,还是没做完?”

“做是做完了,也挺完善,”话一说完,化学老师立刻觉察到自己又被顾戚绕进去了,忙回归正题,“谁问你后来了,我问你早自习的时候跑哪里去了?”

顾戚笑了下:“有事,就回来看看。”

化学老师显然不信,一边俯在讲台上开多媒体设备,一边问:“什么事这么急?等记录做完再回来也不行?”

顾戚看了路言一眼。

想见见他的新同桌。

是挺急的。

这话顾戚没说,但另一头趴在桌上困迷糊了的前任同桌郑意,却是举了举手,打着哈欠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同桌没了。”

九班人就这么硬生生给笑清醒了。

神他妈同桌没了。

等到林季一巴掌拍到郑意肩头,郑意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连忙找补:“我是说,我没了,换了新同桌!”

化学老师眯着眼睛,总算抬起头

来,可愣是没看见郑意,问了句:“郑意呢?”

在众多视线的注视下,郑意悚然举手:“这儿。”

化学老师打开手边的眼镜盒,掏出老花镜戴上,看了看郑意,又转回视线,盯着路言看了一会儿。

“那顾戚身边那个小同学……哦,路言是吧,我听周老师说起过。”

说完,又埋下头去点课件,俨然已经忘了刚刚的话题,一心扑在课件上,还不忘补充一句:“顾戚你对小同学客气点,别欺负小同学啊。”

一连两句小同学,还叫顾戚注意点,别把人给欺负了,差点没把九班人憋出内伤。

老师怕是没听过这位“小同学”道上的传闻。

而被老师“语重心长”提醒的顾戚,却是心情颇好地笑了下,看着身旁的“小同学”,慢慢开口:“好。”

“小同学”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