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宽处理

回到宿舍,路言刚打开手机,就收到好几条消息提示。

他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被拉进了九班班群。

路言平常不太碰手机,基本就是个摆设。

再加上之前群里没人说话,没有消息提示,就没留意。

一中有明文规定,不能带手机进教室。

带手机、进教室,清清楚楚分成了两码事。

不能进教室,却没说不能带手机。

这规矩漏洞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可路言这么多天下来,还真没发现有明目张胆玩手机的,哪怕是没老师坐班的晚自习。

显然将“全靠自觉”四个字,贯彻得很彻底。

路言一直以为,可能是真自觉。

直到今天,看着群里只多不少的活跃人数,路言才知道是他想多了。

前几天这么安静,很可能是因为突然多了一个他,群里不好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索性没开口。

现在“换门事件”一出,“犯罪嫌疑人”又提前战术性撤离现场,群里正热闹。

【戚哥到寝室了没?】

【人走就走吧,把衣服留下也行,让老杨穿上,说不定还能糊弄糊弄那个后勤组的。】

【为什么一定是老杨?戚哥自己穿着不行?】

【不行,戚哥俊得太超标了,不太“领导”。】

【什么意思?你杨哥我不够俊?】

【杨哥就俊得比较内敛,比较“领导”。】

【比较“领导”什么意思?】

【说你老。】

【我他妈%¥#@&*!*】

【现在人来了没,态度横不横,你们别把戚哥供出来啊!】

【监控死角,拍不到,只要我们咬定了团伙作案,下课出门人挤人,不小心撞到就好。】

【放心!你什么时候见过戚哥吃亏!】

【我们一中定海神针的名头是白吹的?学校会因为一扇门找戚哥麻烦?不存在的!】

【不是我吹!我们戚哥的照片迟早会贴在优秀校友墙上,说不定以后还要给学校捐栋楼,这扇门,只是提前预支。】

话头一歪,底下开始彻底偏离正题。

看着那句“提前预支一扇门”,路言心情复杂。

像是“早读读《圣经》”的班级能说出来的话。

关了消息提示,路言随手把手机放进桌膛。

睡了一个晚自习,总得做些题目,醒醒神。

路言翻开手边的一套物理竞赛卷,开始做题。

某电磁轨道炮的简化模型如图1-1所示,其管道所在平面与地面夹角为θ……顾戚把门砸了的时候,动静不算小,确定没引来其他老师?

自己打断自己的思路,路言笔尖一顿。

半晌,他浅浅吸了一口气,继续看题。

不考虑空气阻力和摩擦阻力,重力加速度为g,真空磁导率为μ0……隔壁几个班,应该也听到了。

求弹丸在加速过程中所受到的磁场……顾戚力用得巧,砸得痕迹不算明显,但不知道维修工能不能看出来。

磁场感应强度……顾戚就这么走了,真的没事?

路言笔尖再度顿住。

等回过神,试卷上已经写满数据,但乱七八糟一片,第一小题和第二小题公式都套混了。

路言:“……”

靠。

几分钟后,路言认命拿出手机。

群里正实时播报。

【这人脸都黑了哈哈哈哈哈哈。】

【戚哥选的那个位置好,刚好是凹陷的地方,说“意外”也说得过去。】

【我靠!这人还威胁我们!说换个大件肯定要上报学校!】

【靠!那我们就黑吃黑!看谁怕谁!】

【让他报,但门今晚就要换好,明天还要早自习。】

最后那句“让他报”一出,底下接连跟了十几个“收到”。

路言一看,纯黑色的头像,中间潦草的一个“顾”字。

都不用猜,都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那件“教研组”还放在床上。

路言偏过头去,看了一眼。

下铺的位置,光线弱,深红的条纹像是印在浅灰床被上,很显眼。

路言合上试卷,最终起身出了门。

不管怎么说,顾戚也借了他一件衣服,去问问也好。

走廊里挺安静,宿舍也基本都黑着。

路言不知道顾戚住在哪间宿舍,但这一层住着的都是九班男生,大多还在班里,没回寝室,所以亮着灯的,也就

那么几间,目标很明确。

等路言一一确认完全,在最里间的门上,看到了顾戚的名字。

501,五楼打头第一间。

路言觉得他可能命里和顾戚就不太对付,连住个宿舍都是一头一尾。

路言抬手,敲了敲门。

隔着一扇门,顾戚的声音被压得有点沉:“门没锁,进来。”

路言顿了下:“是我。”

然后路言就听到一句:“等等,有点事。”

“那不……”路言刚转身离开,“打扰”两字还没说完,501的门就开了。

顾戚看着他,笑了下:“没说你。”

路言:“?”

顾戚随手摆了下手机:“刚在打电话。”

那句“等等”,是跟电话那头的人说的。

路言觉得顾戚可能真的不怕冷。

这种天气,脱了外套,里头竟然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

顾戚心情颇好:“怎么知道我寝室号的?”

路言面无表情,曲指敲了敲门中央的宿舍名单。

顾戚莫名觉得,他站在门口的小同桌着实挺可爱,回了宿舍还裹得这么严实,开口道:“先进来,站在外面不冷?”

路言直接道:“不冷,我就问问……”

“我冷。”顾戚半撑着门,眼里笑意都藏不住,嘴角也不自觉勾起。

说完,拉住路言的腕间,稍一用力,便把人带了进来。

“咔哒”一声,锁舌入扣,门已经被顾戚顺手带上。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做完,顾戚道:“现在是不冷了。”

路言:“……”

路言没往前走,也没到处看的兴趣,想了想,说道:“衣服急着要吗?”

顾戚半靠在宿舍中间的桌子上,看着路言,慢悠悠说了一句:“特意过来一趟,就是问这个?”

语气明显带着怀疑。

路言也觉得理由站不住脚,可还是敛着表情,点了点头:“嗯。”

顾戚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不急。”

路言:“好。”

说完这句话,路言转身便想出门。

可手贴在门把上的一瞬间,还是顿了下。

来都来了。

路言慢慢

转过身:“你室友他们还没回来?”

顾戚生怕自己笑意太深,好不容易朝他试探着迈出一小步的同桌又缩回去,于是道:“还在教室。”

都问到这里了,也没停下去的必要,路言直接开口:“你不去那边看看?”

路言话音一落,那头顾戚手机屏幕就亮了,传来一声:“顾戚?人呢?”

声音虽然失了真,也不算响,可寝室里、走廊上都没什么声音,正安静,所以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