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荷官

第二天星期五,难得放晴。

接连下了好几天雨的镇安,总算歇了歇。

九班“换门事件”尘埃落定,不仅连夜就给换好了,还压根没敢往上面闹。

后勤那人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顾戚”的名字,再没多说什么。

状元预备役不说,家庭背景也深,学校根本不可能因为一扇门就把他怎么样。

而且这事真要算起来,他才是没理的一边。

昨晚换个门的功夫,就有不下三个班的人说要写“举报信”,还是当着面直接说的。

最后如果调查追究起来,可能他还要丢饭碗。

后勤那人是个什么作风,所有人心知肚明。

在这事发生之前,每个班或多或少都受了点气。

这事一出,几个班一联动,趁着那人给九班换门的间隙,还上报了好几个其他班的维修申请。

那人虽然气,可最后还是没辙,一一做了登记之后,灰溜溜跑了。

革命最终取得胜利,虽然九班明面上说那门是“拥堵造成,纯属意外”,可昨晚那阵尖叫是喊给谁的,他们心里头都门儿清。

整个高二段都挺乐呵,尤其是男生,路上见到顾戚都要抬手喊声“戚神”。

上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正值星期五,天气好,体育老师又难得没生病,操场上人不少。

毕竟是开学以来第一节体育课,体育老师看他们在教室闷了这么多天,也没布置任务,象征性热了热身,就让郑意去器材室领了东西,说自由活动。

可器材压根没用上,近一半的九班人围坐在闲置篮筐下,玩牌。

剩下的一半,在旁边规规矩矩围了一圈。

别班没参与,不是没兴趣,而是不会。

因为这牌是高一运动会时期,九班集思广益设计的一个自制手牌游戏。

自制扑克、自定规则、不限玩家人数。

和一般扑克牌不一样,是一种纯靠推算概率、再打心理战的数字游戏。

刚“问世”的时候,一度吸引了不少老师,班主任周易在帮着完善规则的同时,还“恬不知耻”的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其中一副“王炸”。

一群人刚围成一个圈,就看到顾戚朝他们走了过来。

林季一挥手:“哥,来玩牌!”

虽然游

戏不限人数,可人少的时候,总少了那么一点“厮杀感”,所以班里人也不常开局,只有在操场这种坐的开的场地,偶尔玩玩。

可顾戚很少参与,因为规则大头是他定的,对制定者来说,体验感不太强。

林季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着顾戚会应。

可谁知道顾戚应了,还淡声开口:“留两个位置给我。”

“两个?”一群人抬头看他。

“嗯,”顾戚说着,转身往后走,“还缺一个。”

“没啊,都齐的。”底下有人四处看了看。

林季先回过神来:“哥,郑意被体育老师拉去整理名单了,他不玩,你别找了。”

杨旭之在他身边盘腿坐下:“应该不是郑意。”

林季看着杨旭之,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那…缺个谁?”

杨旭之没说话。

但坐在林季正对面的陈蹊,却一边洗牌,一边说了一句:“缺个在线发牌的性感荷官。”

林季:“……”

眼前覆下一片阴影的时候,路言正坐在跑道旁的阶梯上,闭着眼睛晒太阳。

睁开眼睛,果不其然看到了顾戚。

路言抬眸,轻声说了一句:“麻烦让让。”

“无聊了?”顾戚顺势往旁边侧了一步,说完,笑了:“带你去玩。”

路言不疾不徐吸了一口气,淡声道:“顾戚。”

顾戚很少听见路言喊自己的名字,破天荒怔了一下神:“嗯。”

路言慢慢站起身来,一字一字道:“你是不是想打架?”

路言觉得有点烦。

严格来说,不是烦顾戚。

而是烦这所学校的一切。

老师、同学,以及可以被单独拎出来的同桌。

路言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同学不该是这样的,老师不该是这样的,就应该像他……或者说很久以前的他那样。

这种违和感和不受控让路言觉得心烦意乱,可昨天晚上,当徐娴问他习不习惯、好不好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回答,竟然是“好”。

路言自己想不明白,也没处说。

烦的时候就做题,以为差不多都好了。

谁知道,看到顾戚的一瞬间,刚熄下去的火星子,又呲地冒了

上来。

路言觉得,问题很有可能就出在这人身上。

顾戚却像是没听懂路言话里的意思,顺着他说道:“也不是不行。”

路言觉得顾戚是真有本事。

好好一个“打架”,在他嘴里说出来,好像变成了什么“有商有量”。

顾戚两步走下台阶,偏头看他:“走吧。”

路言皱眉:“去哪。”

“不是想打架吗?”顾戚轻笑,“总要挑个地方。”

没多久,路言就知道顾戚又在诓他。

因为顾戚挑的地方,是操场正中央,篮筐下还坐着一圈人。

别说打架,就是打坐,都能引起围观的那种。

而此时的九班众人,看着被顾戚带过来的、新鲜出炉的“性感荷官”,生理性条件反射,咽了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