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位置

从体育课下课到现在,最多过去半个小时。

算起来,也就是前后脚的事。

顾戚觉得还挺可惜,自己要是再早几分钟,说不定还能守着株,待个兔。

“戚哥,你什么时候去买的水?我怎么都没看见?”林季三两步走到顾戚桌边。

他随手拿起水看了看:“就一瓶?你买的时候,就没想到你兄弟我?”

林季呲牙:“体育课上那瓶水都是你兄弟我买的。”

顾戚伸手把水拿回来:“不是我买的。”

林季:“啊?不是你买的?那是谁买的?”

顾戚抬起右手,敲了敲路言的桌子。

林季:“路…路同学买的?”

在“秋后算账”的反复自我折磨中,林季自己给自己留下了阴影。

到现在为止,他见到路言还有些发憷。

所以话都跑到嘴边了,还硬生生从“路言”变成了“路同学”,

林季声音不自觉小了下去:“他为什么要送你水?”

顾戚笑了:“他为什么不能送我水?”

林季大惊:“所以老杨说的是真的?早上他手上那瓶水,真是你给他的?”

顾戚坐在位置上,一边慢悠悠找卷子,一边回:“声音可以再响点。”

林季这才发觉班里仅剩的几个人,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他们这边来了。

林季忙压着声音:“那你为什么把水给他?”

顾戚又回:“我为什么不可以把水给他?”

林季:“……”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林季深吸一口气。

失败是胜利他妈。

更何况,还要在他戚哥手中夺得胜利。

按辈算,失败得是胜利他祖母。

现在才哪儿跟哪儿啊。

林季刚想凑近点,在顾戚身旁顺势坐下,那空椅子上就“啪——”的多了一本书。

一本《物理竞赛专题精编》。

扉页上还写着“顾戚”两个字。

知识的力量重不重林季不知道,反正知识的声音是挺响的。

这声“啪——”,显然就是不让坐的意思。

顾戚眼睛都没抬:“坐前边去。”

林季

立刻怒从心起:“还不让坐了?!”

顾戚这次总算抬头,看了林季一眼:“你要坐哪里?”

林季这才猛地想起来,他要坐的这个位置,是路言的。

戚哥不让坐,也是因为这位置是路言的。

幸好悬崖勒了马。

林季立刻跑到前座去,刚一坐下,就开始问:“哥,你有没有觉得,你对路同学,稍微有那么一点……和善。”

他其实想说的,不是有那么一点,是很,是非常。

但毕竟话题是关于“路言”的,措辞总要严谨点。

顾戚已经恢复了散漫的样子,随口一应:“有吗?”

林季立刻点头:“有。”

顾戚总算在一堆卷子中,找到了要用的那份:“所以呢?”

林季一脸懵:“什么所以呢?”

顾戚悠悠起身:“所以不可以吗?”

林季:“…………”

敢情他问了这么大半天,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捞着???

那还聊天?

聊个屁?!

早上体育课后,路言和顾戚一起罚跑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罚跑的原因还是因为两个人抱在一起。

还不是谣传,是体育老师亲口盖的章。

这体育课上着上着,就抱到一起去了。

也不知道这其他课上,会干些什么。

课表上的第二节大课是物理,但周易还没回来,课表上的“物理”形同虚设。

在这一个星期里,九班已经彻底接受没有班主任的事实。

甚至还能眼不眨、心不跳地压这节课上什么。

最后,化学高票胜出。

因为林季看见化学老师夹着他的课本、拎着他的实验黑匣子来了。

九班人都已经把化学书翻开了。

谁知道这位夹着课本的化学老师,只是拎着他的黑匣子,从九班门口高调路过。

走到后门的时候,还不忘喊一句“顾戚下课来一趟实验室”。

再一次误判信息的林季:“……”

孙雨濛直接站起身来:“大家先自习吧,我去办公室问问。”

“问什么?”

熟悉的声音一出,好些人都愣了一下。

周易端着个保温杯,放在讲台桌上:“怎么都拿的化学?”

短暂的安静过后,班级立刻吵闹起来。

“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们班都留守一个星期了。”

“老师你不在,曾主任一天要来我们班八次!”

底下闹得很,周易却没喊他们安静,有一下没一下闲聊。

这是路言第一次看见周易。

长相、身形其实和曾宏挺像,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说话温吞,捧着水杯乐乐呵呵回答底下的问题,看着不像个物理老师,倒像是教语文的。

最后,周易用一句“好好好”结束了闲聊,开始上课。

这么久没上物理,九班人格外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