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看牢一点

“顾戚?”周易先反应过来,“怎么突然过来了?”

顾戚仍站在门口,视线从路言身上移开,随口说了一句:“林季说老师你找我。”

周易先被路言弄得一头雾水,现在又听到顾戚的话,只觉得头脑有些胀:“林季说我找你?”

顾戚毫无心虚:“嗯。”

顾戚表情太平静,以致于周易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跟林季说了什么,后来忙起来忘了。

周易喝了一口茶,冷静了下:“行,来都来了,先进来。”

可能是为了防止有下一个“来都来了”,顾戚进门的时候,特意带上了门。

周易又推了张椅子出来。

作为班主任,一个是谈,两个也是谈,多个顾戚也没什么。

可还不等周易开门问路言换位的事,顾戚反倒先开了口,把刚刚周易说的话,一字不落重复了一遍:“你想跟郑意做同桌?”

路言:“……”

就知道这人听到了。

这问题恰恰就是周易想问的,一时之间,也顾不上让两人坐下,抬头看着路言。

路言只觉得有口说不清:“老师,您今天找我来,不是说位置的事吗?”

周易被路言一反问,先顿了下,再说:“是啊。”

若放在往常,周易是决计不会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问他们对各自的看法,可眼前这两个孩子不一样。

最重要的是,另一个当事人都站门口听见了,没必要藏着掖着。

周易想了想,直接说:“不是和顾戚处得挺好吗?刚问你,还说没意见,怎么又想和郑意做同桌了?”

路言难得有些怔:“什么?”

他什么说过和顾戚处得挺好的吗?

周易这句“处得挺好”一出,顾戚身上的凉意顿时散了大半,闲闲适适坐在椅子上的时候,还不忘把另一张椅子挪近一点,示意路言坐下。

“是处得挺好,”顾戚看着路言,话头又一转,“所以为什么想换到郑意旁边去?”

路言:“……”

这两人是复读机吗?

他又哪句话表明想和郑意做同桌的意思了?

一团乱麻,路言压根不知道从何说起,索性从头说:“我来报道那天,位置是曾主任安排的,和顾……”

不是,”周易微一抬手,打断路言的话,“是我的意思,只是提前跟曾主任打了招呼。”

路言:“……”

这都什么跟什么。

“所以老师你说的位置,是我和……”

“我和顾戚”四个字,路言有点说不出来。

因为顾戚就在旁边。

周易补上了:“对,就是说你和顾戚的事,随便聊聊。”

周易总算把始末理顺,路言先误解了他的意思,他又顺势误解了路言的意思。

头一遭的,周易在面对学生的时候,竟然也生出点尴尬。

周易刚咳了一声,路言就开了口:“老师想问什么?”

周易看了看路言,又看了看顾戚。

有些话,当着两个人的面可以说,有些话又不可以。

周易从抽屉摸出一套卷子来,想先解决顾戚:“把门砸了的事,还用的我的磁铁,虽然没报到学校去,但该检讨的还要检讨。”

说着,周易把卷子递了过去:“2小时,自己扣着时间,写完了把卷子放到我位置上。”

周易带了顾戚两年,很了解他。

凡事有度,不出格,但绝对不是模板里刻出来的那种中规中矩的学生。

周易不觉得头疼,甚至很欣赏,年轻人多点朝气挺好。

所以“换门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也不觉得意外。

但面上功夫总要做,因此顾戚“检讨”没少做。

只不过“检讨”也随性些,别人写文章,顾戚写卷子。

顾戚接过卷子,低头扫了一眼,随手放在办公桌上,问:“新出的?”

周易点头:“隔壁那几所省重点的尖子生刚做过,难度比上次那套高了一点,但成绩还行。”

周易又道:“行了,也没你什么事,下节课还是我的,你回去让他们把课后给的四道练习题做了,我下半节课马上讲。”

周易“赶客”的意思很明显,可顾戚还是没什么动作。

好一会儿,靠着办公桌边沿的左手,才轻轻点了两下,刚好停在周易给的那套卷子上。

“老师,不会我一走,您这边又开始怂恿我同桌换位置了吧?”

路言:“……”

周易:“……”

周易立刻摆了摆手:“等下就还你

,跑不了!”

顾戚这才起身。

顾戚出门的时候,周易还不忘提醒一句:“把门带上。”

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两人,周易把茶往路言那边一推,说道:“路言,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安排你和顾戚做同桌吗?”

路言抬起眸子来,摇了摇头。

他一直以为位置是曾宏安排的,为的就是让他安分点,别打扰九班其他人。

这个想法在这一个星期,也得到了证实。

除了顾戚之外,他和九班其他人的确没什么交集。

现在知道是周易安排的了,反倒不懂了。

作为班主任,不是应该让他这样的学生,离得越远越好吗?

周易微调座椅,转过身来,面对着路言。

他手里还捧着保温杯,看起来有一种超出年纪的和善:“因为你和他很像。”

因为你和他很像。

路言听惯了他和顾戚不和、也不可能和的话,这是第一次,有人说他们很像。

说这话的人,还是周易。

过了很久,路言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老师,我不懂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