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6分(捉个虫)

当晚,镇安一中学生守则第三十一条,由各班老师口头传达,正式更新。

在“男女生举止过于亲密,班级德育分扣三分”后面,还添了小半句。

“男生与男生举止过于亲密,扣六分”。

据说是下午在走廊,曾主任当场撞见两个手牵手的。

关键是,还没逮着。

气伤了。

所有人忍笑忍得肚子疼,而当事人之一的路言,听到的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把顾戚按地上。

周五晚自习下课铃声打响的那一刻,高三那边还满楼寂静,高二这边已经开始闹腾。

第一个周末,依照惯例,周易本来要唠叨几句类似“回家路上小心”、“记得回顾错题”之类的标准官话。

可刚开了头,底下就压不住了。

“老师,都八百遍了,我都会背了。”

“老师,我举报,朱瑞根本没在听你说话,书包都背好了,现在在抖腿热身,准备等会儿跑快点!”

“老师你的磁铁还在讲台桌底下吗,我想借来往张|健头上使使。”

“……”

周易被闹得不行,也懒得再说,把书往臂间一夹:“该回寝室的回寝室,该回家的回家,路上别跑。”

周易这头刚消失在九班同学视线,那头走廊很快又传来他撕心裂肺的喊声。

“朱瑞你再跑快一点!你看哪儿呢?!给我看脚下!注意楼梯!”

林季和郑意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绕了过来,也不敢打扰路言,就在顾戚椅子后站着,轻声问:“哥,你周末什么安排?回家吗?”

一中高一、高二段星期五晚自习结束,周末才算开始。

住校生为了安全起见,安排当晚住校,周六上午8点开校门,可自行选择离校或在学校待着。

顾戚还在算最后一道大题,闻言,手下笔也没停,只偏头看了看路言,极其自然说道:“周末什么安排?”

路言动作一顿:“什么…安排?”

顾戚是问他周末有什么安排?

顾戚在卷子写下答案:“回家还是留校?”

身后三人:“……”

路言已经懒得猜顾戚问他这个做什么,直接道:“回家。”

顾戚:“嗯。”

顾戚往后微一侧身,朝着

林季那个方向,漫不经心道:“回家。”

路言:“……”

林季表情僵硬:“……哥,我问的是你。”

“我说的也是,”顾戚放下笔,“有事,回家一趟。”

如果没有刚刚和路言那段对话,林季他们也就信了。

可偏偏顾戚这句“回家”,是在路言说完“回家”之后。

就好像两人一起回家。

又好像两人回的是同一个家。

看着林季眼中明显的怀疑,路言“啪——”的一声,把书合上。

林季他们立刻移开了视线。

路言隐约记得上个星期六那次,遇到顾戚这群人的时候,林季他们还穿着校服,后来还提了一嘴“回学校”。

司机来接他的时候,离十点还差几分钟。

不算晚,不远处的酒吧街甚至刚刚开始营业。

但对于学生来说,怕是有点迟。

那时候他一直在门口坐着,也没看见顾戚他们出来,路言不知道这几人最后是回了学校,还是回了家,问道:“学校周末有没有门禁?”

顾戚身后几人也不知道路言在问谁,但都非常默契地把机会留给了顾戚。

顾戚点头:“有。”

路言:“几点?”

顾戚如实道:“九点半。”

九点半?

路言皱了皱眉,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星期六那天,你们后来回学校了?”

顾戚把卷子随手放在一旁:“嗯。”

路言:“没迟到?”

顾戚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一会儿才回答:“迟到了。”

此时身后的林季憋不住话了:“哥,你也好意思说‘迟到了’?最开始说都是模型没什么好看的是你,后来一待待半个小时的也是你。”

半个小时?

路言忍不住看了顾戚一眼。

二楼那个航空展,他也知道,场馆顶多就两间商铺那么大,就算看得再细致,也花不了半个小时。

路言被顾戚那气定神闲的“迟到了”弄得无话可说。

周易听了怕是都想打人。

默了一会儿,路言补充了一句:“后来怎么进去的?”

顾戚笑了下:“教研组。”

路言:

“?”

林季觉得今天的煞神似乎挺好说话,没忍住,又开了口:“就戚哥那件‘教研组’的衣服,到学校后就找人给送出来了。”

“学校那几天刚好来了几位新的实习老师,每人也发了一套,后门那边的大爷眼神不太好,以为戚哥是老师,没注意,就给我们放了行。”

路言:“……那你们呢?”

哪怕知道顾戚是老师,也没道理放进这么多学生。

这是林季第一次听见路言如此亲切的说话,对象还是他,恨不得给路言说个书:“随便找了个理由,说我们几个偷着上网吧,老师来抓人,赶着回学校挨处分。”

“老大爷一听挨处分,觉得我们可怜,也就没登记名字。”

林季越讲越兴奋。

“这法子也挺危险,为了不被认出来,我们全程都低着头,装作太羞愧的样子,为了戏更真,郑意还哭了出来。”

郑意不敢置信地看着林季:“?谁哭了出来?!”

林季:“是谁不重要。”

郑意:“……”

路言:“……”

接收到路言的视线,顾戚往椅子上一靠,眼带笑意看着路言:“那件教研组用着还行,我不急着要,先放你那儿?”

路言懒得跟他贫:“我家没门禁,用不上。”

林季:“给我,我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