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洗

第二天一早,路言是被铃声硬生生吵醒的。

他从床头摸过手机,亮屏一看。

才6点半。

路言深吸一口气。

他差点忘了,对面楼就是高三,周六还要照常上半天课,所以铃声也照响。

不尴不尬的时间,路言睡意也没了,索性起床。

推开窗一看,和顾戚说的一样,外头正飘着雨。

堪堪放了一天晴,这天气也跟闹着玩似的。

顺手放手机,路言正想去洗漱,桌上的手机却忽然震了下,而后归于平静。

路言打开一看,是徐娴的微信。

【言言,醒了的话,记得给妈妈回个电话。】

路言没多想,直接拨了回去。

那头接得很快,徐娴声音带着明显的诧异,像是也没料到路言会接得这么快:“言言?”

路言拿着手机进了浴室:“妈,怎么了?”

徐娴:“是不是微信吵醒你了?”

路言:“没,已经醒了。”

虽然路言说不是被微信吵醒的,可徐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下次手机不要放枕头边,放远点,吵不到。”

毛巾浸了冷水,贴在脸上很凉,连带着声音都有点闷:“嗯,知道了。”

“今天周六,怎么起这么早?”徐娴语速很慢,“是不是没睡好?”

路言:“没有,学校六点半起床铃,就吵醒了。”

徐娴:“周末还放起床铃?”

路言:“嗯,对面高三还要上课。”

“那怎么行,周末也就两个早上能多睡会儿,”徐娴马上道,“要不这样,等下星期,妈妈跟学校申请一下,以后周五就跟走读生一起回家?”

徐娴轻飘飘说出“周五”两个字,不知怎的,路言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顾戚,还有身后的一群人。

路言一下子没回话。

徐娴那头没听见回答:“言言?”

“不了,也就一个学期,下学期……”路言关掉水龙头,声音轻了点,“下学期就高三了,周六早上也要上课,在学校习惯点。”

听到“高三”这个词,徐娴也默了下:“好。”

路言走出浴室,把手机开了免提,一边穿外套,一边开口:“妈

,不是让我回个电话吗?”

“差点都忘了,”徐娴笑了下,“今天下雨,外头冷,一中那边不好打车,妈让司机去接你。”

徐娴:“就停上次那边,后门,人少。”

徐娴又嘱咐了几句,挂了电话。

临出门前,路言才想起那件“教研组”。

他坐在下铺,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这雨还要下上一周,衣服晒不晒得干不说,晒干了也带着霉湿气。

路言最终认命,决定带回家。

可一中冬季大袍分量本就不轻,这件又是给老师准备的,更厚实。

路言在寝室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什么合适的袋子,只好费了点力气,把它规矩叠好,塞进了包里。

包底下放着周易给他的试卷。

原先还好,现在塞了件衣服,鼓鼓胀胀一团。

拿是不好拿了,被雨淋到,卷子肯定会湿,路言只好抱着。

司机在门口等到路言的时候,连忙下车替他拿包。

平日金贵的小少爷,现在穿着红色相间的校服,撑着把伞,抱着个包,看着还怪乖巧的。

司机第一时间拍了张照片,给徐娴发了回去。

出门的时候,徐娴千叮咛万嘱咐,要是路言穿得少,就把后座那件外套给他披上。

现在看样子,穿得应当不算少。

八点一中才开校门,路言上车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半,班群里正响个不停。

看着就没暗过的屏幕,路言想起之前林南问过他一句,说也不知道一中学生的群里,每天都会讨论什么。

是不是都是国际形势、奥林匹克竞赛什么的。

路言低头看了看。

想多了。

陈蹊:【你们周末都干什么?】

林季:【①個亽寂瘼嗎々钬熱勁傸游戯,儘在,來O乞鶏,我等妳!】

朱瑞:【别扯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几点上号?】

路言:“……”

还国际形势、奥林匹克。

林季:【对了!周末有没有什么活动?都干嘛?戚哥和老杨都回家了,宿舍里就剩我和郑意,连吃鸡都凑不成四排,学校里待着没意思。】

张|健:【不知道,反正学习是不可能学

习的。】

徐乐天:【我要快乐。】

杨旭之:【学习不能使我快乐,学习能使我妈快乐,我妈快乐全家快乐,所以我要学习。】

林季:【说起这个,上个寒假,我抽空把大学四级词汇书过了一遍,然后特意跟我爸说了一声,准备让他给点钱,让我也快乐快乐,结果他转头来了一句,四级看完了那还不快去看五级。】

林季:【真的,我都没好意思说四级完了就六级了,怕我爸老脸搁不住。】

尚清北:【林季,那你要买六级词汇书吗?书城开学特惠,我有VIP卡,可以折上折,要去吗?】

孙雨濛:【北北,折上折的那种,我记得是限量发行的吧?好像还要看在书城的消费记录,你充了多少?】

尚清北;【嗯,我充得也不多,之前卡里还有点余额,凑到了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