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

看着顾戚消失在转角处,林季连忙推了推后桌的郑意:“快跟上!”

郑意:“跟谁?”

“戚哥啊,”林季急得不行,“我怕他直接跑到派出所去。”

“不会……”郑意顿了下,虚无地在最后加了一个“吧”。

好像,也说不好,毕竟事关路言。

他总觉得戚哥对路言格外关注,可真要说个具体,又说不上来。

郑意也拿不定主意,只好看着杨旭之:“老杨,跟不跟啊?你给句话。”

还没等杨旭之做决定,尚清北室友已经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回来了回来了!”

班里人立刻看过去。

“什么回来了?”

“清北给你回电话了?”

“不是,你们看群!有人在校门口看到老曾的车了,说清北和路言都在上面,还有老周!”

与此同时,走廊已经涌出了不少人,全都挨在护栏边上往楼下看,连护栏湿了都顾不上。

一时之间,整个高二段楼层,黑压压一片。

九班人彻底坐不住了,林季、郑意打头往楼下跑之后,孙雨濛和陈蹊她们也跟了上去。

顾戚接到林季电话的时候,离校门只有几十米远。

看着来电显示,顾戚按下接听,也没等林季开口,说了一句:“知道了。”

随即挂了电话。

顾戚把电话放进口袋。

他已经见到了。

路言看到顾戚的瞬间,还有些诧异。

身旁的尚清北先开了口:“怎么都跑出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比尚清北更加魔幻的,是九班众人。

他们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传说中打架打进派出所的两人,会撑着同一把伞?

为什么刚去派出所捞完人的老周和老曾会勾肩搭背,笑得一脸慈祥?

周易出声打破了两方的沉默:“下着雨都跑出来干什么?回教室去。”

周易说完,看了看路言和尚清北,语气轻了点:“你们俩也先回教室吧。”

顾戚已经走了过来。

雨势忽然大了点,还起了风。

看着撑在尚清北和路言上方的伞,顾戚也没问发生了什么,直接开口:“就一把伞?”

“伞都落在派出所了,这把还是曾主任车上的,”尚清北如实说道:“要不我去门卫处借一把先?”

顾戚顺着他的话头往下说:“不用,过来一个就好,几步路的事。”

刚刚下车的时候,伞就放在尚清北脚边,他顺手拿了。

路言也没有撑伞的意思,还是尚清北看他淋着雨,自己跑过来替他遮一遮的。

尚清北也觉察到了,路言不太喜欢别人靠太近。

所以顾戚只一开口,尚清北立刻点了头。

而且戚神的伞明显大了一圈,也合情合理。

“路同学,这伞给…你……”

尚清北:“……”

最后那个“你”字,轻到只能尚清北自己听见,因为他看见顾戚已经把路言带了过去。

就好像那句“过来一个”中的“一个”,压根不包括他。

或者索性说,指的就只是路言。

尚清北抬头,看着自己的伞。

本来他是想把伞给路言,自己和戚神挤一挤的。

嗯……

可能,路同学不是不喜欢别人靠太近。

只是不喜欢他靠太近。

顾戚把伞偏向路言那一侧:“在书城碰到谁了?”

路言抬眸看他:“什么?”

见雨落在路言肩头,顾戚又靠近了几分:“不是说从派出所回来吗?”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也没多久,可听顾戚的意思,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路言疑惑更甚。

顾戚笑了下:“尚清北刚说过,伞落在派出所了。”

路言显然不信,朝顾戚身后看了一眼:“那他们呢?”

也是听尚清北刚说的?

顾戚:“班里闷,出来透透气。”

路言:“……”

曾宏从门卫室折了出来,看到九班一群人,破天荒笑了下。

林季他们微微一僵,以示尊敬。

曾宏:“行了,雨下大了,都快点回去。”

“清北你今晚辛苦一下啊,把稿子赶出来,尽量晚自习前就写好,到时候发给胡老师,让她帮你润色一下。”

尚清北握着伞柄,偷偷看了路言一眼:“老师,要不还是让路同学来吧,我、我不合适。”

曾宏和

周易闻言,也看着路言,像是在问他的意思。

路言沉默。

长久的沉默。

曾宏和周易懂了。

周易打了个圆场:“谁来都一样,谦让也是美德,都好都好。”

九班众人:“???”

现在写个检讨,还要老师帮着润色了?

还“谦让”?还“美德”???

曾宏把伞递给身旁的周易,让他举着,然后刷——地一声,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

路言:“……”

九班众人这才看见曾宏手里拿了半天的红棍子,原来是面锦旗。

虽然天色阴沉,可还是能看清上面烫金描边的大字。

“一中学子兼德智,惩恶扬善美名传。”

所有人:“……”

顾戚离得最近,看见锦旗的瞬间,将事情猜了个大概。

看着悄悄握了握拳的路言,顾戚存心逗他,一字一字念得很慢:“一中学子……”

路言拳头握得更紧了,咬牙喊了一声:“顾戚。”

顾戚忍笑:“嗯。”

路言直直盯着他,语气并不友善:“你想干嘛。”

顾戚:“天黑,看不清,就随便念念。”

顾戚见好就收:“锦旗给谁的?”

路言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根本不会跟那三个人耗时间,更不会拖到尚清北带人找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