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不想学

回到教室,顾戚给林季发了个信息。

林季赶忙跑回来,顾戚已经站在走廊上等他。

外头天色正暗,连带着顾戚的声音都有些沉:“怎么回事?”

林季知道顾戚问的是什么,道:“路言让清北带着迷你花骨朵先跑了,他一个人对上那个黄毛的。”

“清北怕自己和那个小孩儿待着,会让路言分心,根本没怎么回头看。”

“就走到拐角的时候,看了一眼,看到那个黄毛手上有根棍子。”

“后来发生了什么,清北不知道,只是他带着人过来的时候,那三个人已经趴那儿了。”

顾戚“嗯”了一声:“路言呢?”

林季:“路言就撑着伞站在一边。”

“然后书城报了警,小孩家长来了,警察又通知了学校,最后老曾手上就多了一面锦旗。”

林季说完,顾戚迟迟没说话。

好半天,林季才听到一句“知道了”。

很快,尚清北救了一朵祖国迷你小花朵,路言又救了尚清北的事,传遍了整个高二段。

据说明天还要国旗下表彰。

据说锦旗都有三十个曾主任的脸那么大。

他们一中成绩哪哪都排得上号,奖杯拢了一大堆,可这种“见义勇为”的锦旗还是第一个。

几乎可以算是创造了历史。

此时,“创造了历史”的尚清北,正站在另一位“历史”面前,一言不发。

路言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回寝室。

“你想说什么?”路言最终开始开了口。

尚清北:“路同学,这演讲稿……”

路言当即打断:“你随意发挥。”

尚清北就是发挥不出来,才来找的路言:“可我也没做什么。”

一旁的顾戚听笑了:“演讲稿什么主题?”

尚清北:“智斗不法分子,见义勇为。”

“但曾主任让我写和不法分子迂回的过程,不要太简单粗暴。”

尚清北说着偷瞄了路言一眼:“因为和事实有点出入,所以我不知道写什么。”

路言抬眸:“尚清北。”

尚清北第一次听路言喊他的名字,腰背都下意识挺了挺:“在!”

路言闭了闭眼睛,好让自

己心静一点:“这种稿子,不是看你想写什么,而是看老师他们想听什么,懂?”

尚清北不太懂。

顾戚怕路言被尚清北气伤了,书也不翻了,看着尚清北:“智斗不法分子,老师只想听怎么‘智’,不想听怎么‘斗’。”

“你就朝着如何‘智’这个方面去写,和事实有出入的话,就用套话套过去,范文看过没?”

晚自习还没开始,班级东一团、西一撮,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的,就没几个。

等到尚清北走到路言面前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的事情。

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去看,但耳朵都竖得老长。

听着听着,就有些不对劲了。

“郑意,我怎么觉得……这情景,有点诡异。”林季碰了碰郑意的手,“怎么这么像……”

林季没敢把话说完。

郑意更不敢随便开口,小心斟酌着用词:“像什么?”

陈蹊默默开了口:“像我爸我妈辅导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做功课。”

所有人:“……”

靠!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林季声音颤抖:“快删掉快删掉!我有画面了!!!”

林季怕自己再听下去就回不来了,瞬间加入战局:“北北,智斗!智斗!你主要负责智!路同学主要负责斗!意思就是把你那一part写完就OK了,知道吗!!!”

“不成器”的尚清北极其心虚。

因为在这场“智斗不法分子,见义勇为”中,他大概只发挥了一个“见”字。

智是路言,斗是路言,“勇为”也是路言。

他从头到尾最大的作用,就是一句“抱紧”,还被歹徒自己听成了“报警”。

后来还因为这句“报警”,让歹徒生了恶意,对着路同学下了手。

路言见尚清北还一直看着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写不出来,就编。”

尚清北总算点头:“我知道了。”

路言松了一口气。

可尚清北却低着头,神色有些不对劲。

路言不用费多大劲,就知道尚清北在想什么。

这人有点一根筋,很容易转不过弯来。

路言垂下眸子,开口:“不关你的事,没有你那句报警

,他也不会停手。”

尚清北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路言。

他忽然想起在巷子里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

看出了那个小孩子在害怕,所以让他背过身去,捂住耳朵。

尚清北还一直看着路言,一旁的顾戚已经开口:“那人你认识?”

路言:“不认识。”

顾戚:“那是认识你?”

一旁的尚清北回过身,第一时间替路言做了回答:“不认识。”

路言和顾戚同时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