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了会疼

路言藏着很多事,这点,顾戚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那人不想说,起码现在不想说。

那就还不是时候。

顾戚微微曲腿,往墙上一靠,恰好遮住尚清北的视线。

他头发还湿着,里头只穿了一件黑T,校服拉链也没拉,看着有些散漫。

可莫名给人一种锐利感。

尚清北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顾戚,给他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但那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一会儿,顾戚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快到尚清北觉得刚刚只是自己的错觉。

尚清北小心翼翼喊了一句:“戚神?”

顾戚“嗯”了一声,偏头看他:“对了,你刚刚说什么?”

尚清北:“我问戚神你怎么看。”

顾戚:“上一句。”

尚清北大脑飞速运转,说:“我说路同学可能只是心思不在学习上。”

顾戚轻笑,慢悠悠重复了一遍:“路同学可能只是…心思不在学习上?”

尚清北没多想,应得很肯定:“嗯。”

就在他觉得话题正稳步推进的时候,顾戚却轻轻点了点头。

再开口的时候,话锋已然一偏:“那你觉得,路同学的心思在哪里?”

尚清北眨了眨眼。

又眨了眨。

尚清北:“???”

什么叫“路同学的心思在哪里”?

尚清北懵了。

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了这么一堆,戚神问的竟然会是这个。

当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站在路言门口,又看到戚神的一刹那,感觉就像是见到了光。

因为要论敏锐度和观察力,尚清北坚信戚神只会比他好,不可能比他差。

况且这事跟路言有关,真要算起来,戚神才是和路同学关系最好的那个。

谁知道,这个光,竟然打偏了?

尚清北完全懵逼,半天挤出来一句:“……蛤?”

顾戚从善如流:“心思不在学习上,那总该有别的。”

“要想下药,也得先对症,不是吗?”

倒也、倒也说得通。

尚清北立刻思考起来。

不想还好

,越想越觉得顾戚这解题思路是对的。

对症下药,量体裁衣,是该这样。

可路同学的心思不在学习上,又能在哪里?

顾戚:“你不妨想想,自己不想学习的时候,最想做什么。”

尚清北义正言辞:“我每时每刻都想学习。”

顾戚:“……”

顾戚难得被噎。

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他可能不信,可从尚清北嘴里说出来……

是真的。

尚清北长这么大,除了学习外,还真没有别的什么心思。

他拧眉思考了半天,得出了在他的认知范围中,最离经叛道的答案:“谈恋爱?”

顾戚盯着尚清北看了好一会儿,盯得尚清北脸都涨红了,才慢悠悠问了一句:“和谁?”

尚清北缩了缩脖子,高声否认:“我我我没谈恋爱!”

顾戚:“我也没问你。”

那就是问路同学……

那他更不清楚了!

尚清北觉得今天的戚神特别难对付:“……我不知道啊。”

顾戚:“这问题,以后再来问。”

尚清北:“……”

问什么?

问路同学跟谁谈恋爱?

问谁?

他为什么要问这个!

顾戚见话题也歪得差不多了,笑了下:“还有事?”

尚清北一心扑在“路同学和谁谈恋爱”这个话题上,早把正事忘了,也忘了自己这趟来的目的,僵硬且机械地摇了摇头:“没事了。”

顾戚目的达到:“行,那回去吧。”

尚清北魂游天外地往回走,走出几步,见身后的顾戚没动静,又问:“戚神,你呢?”

顾戚:“我有事。”

尚清北:“找路同学吗?”

顾戚点头:“嗯。”

等着尚清北走回寝室,顾戚才转头,看着那开了一条缝的门。

默了会儿,顾戚最终敲了门。

正如顾戚所想,路言的确听到了尚清北的话。

但他只听了一会儿,停在那句“戚神你怎么看”,就没再往下。

现在听到敲门声,路言不用猜,都知道来人是谁。

半晌,路言才回了一句:“有事?”

顾戚的声音被木门掩去了几分:“嗯。”

严格算起来,这大概还是顾戚第一次到寝室找他。

这么想着,路言觉得没什么躲着的必要,索性直接开口:“没手,门没关,自己进来。”

没手。

门没关。

自己进来。

三句话并一句用,听着不像是“欢迎”的意思。

顾戚莞尔,推门进去,才懂了路言说的“没手”是什么意思。

因为那人穿得很齐整,坐在床上。

一只脚半悬在护栏外,白得有些恍眼。

顾戚停了一下,才挪开视线:“睡这么早?”

路言三步并两步下了床,语气平静:“你睡觉穿这么厚?”

“手机扔床上了。”路言说着,把刚从床上拿下来的手机放在桌上。

明明白白告诉顾戚,他没撒谎。

顾戚却是没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