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量太大

“不是,哥,我没想听你们俩的墙角,真的,”林季往后退两步,语速飞快,“刚宿管阿姨来抽查人数,我们寝室少了一个,我们说你去别的宿舍了,阿姨就说她先上楼检查,等你回来了再签名。”

“我就过去找你了。”

林季平日说话就跟放炮似的,这次又急,吵得顾戚耳朵疼。

顾戚眼帘半垂:“嘴是借的?急着还?”

林季:“……”

逼逼机突然卡了壳,林季语气顿时弱了:“然后你也知道,我们学校宿舍的门隔音不好,就不小心,就听到了。”

顾戚:“还听到什么了?”

林季猛地摇头。

信息量太大。

哪还敢往下听。

杨旭之盯着顾戚看了好一会儿,半晌,开口道:“戚哥,你东西呢?”

他记得戚哥出门的时候,好像是拎了个小急救箱出去。

杨旭之:“给路言了?”

顾戚点头:“嗯。”

杨旭之第一个反应过来:“所以戚哥你刚刚在路言寝室,是在给他上药啊?”

顾戚看了林季一眼,轻笑:“问你呢,我刚在寝室干嘛。”

林季立刻乖巧道:“哥我错了。”

见顾戚没有生气,林季放下心来,拉着椅子在顾戚身旁坐下:“哥,你刚刚说路言受伤了?”

“没听清北说起过啊,”连郑意都有些意外,“那时候我还特意问过清北,他说没受伤,他带人过去的时候,那三个都趴地上了,衣服全是泥水,路言一点都没沾到。”

郑意平日也不是个安分的,对干架这种事颇有心得:“照理来说,应该没受伤才对。”

“不过到底是一打三,人数上总是吃亏。”杨旭之接了一嘴。

林季立刻把杨旭之给否了:“我觉得对付那种小流氓,路同学一个人就可以包围他们三个。”

杨旭之白了他一眼:“包围是这么用的?”

“夸张懂不懂,夸张。”林季回呛。

三人说了一通,才发觉顾戚一言未发。

于是默契地不再说话,只看着顾戚。

顾戚想着路言手腕上的伤痕,皱了皱眉。

不是擦伤,也不是淤青,路言也没说怎么弄伤的。

顾戚倒不是担心

别的,只是书城后面那巷子废了很久,锈的锈,烂的烂。

虽然只是皮肉伤,也不能保证伤口是干净的。

如果是被什么锈钉子划到,擦药只能应个急,还得去医院。

顾戚怕路言是嫌麻烦,不肯去医院,想了想,最终起身。

林季这次学乖了,先问清楚:“哥你去哪儿?”

几秒后,补了一句:“去了还回来吗?”

骚话说惯了,差点又脱口而出一句“回来还爱我吗”。

幸好门已经被顾戚带上,悬崖勒住了马。

尚清北听到顾戚来找他的时候,立刻开了门。

第一句话就是:“戚神,关于路同学心思的问题,我还在研究。”

严谨专注到用上了“研究”这个词。

顾戚也没表现出丝毫诧异,不仅顺理成章应了,还回了一句:“慢慢研究,不急。”

尚清北点头。

“我来不是问这个,”顾戚揭过话题,直接道:“路言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知道吗?”

尚清北睁大了眼睛:“路同学受伤了?”

顾戚:“你带人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

尚清北把下午的事,事无巨细,都跟顾戚说了一遍。

“书城安保把那三个人扣起来的时候,可能是觉得路同学看起来不像是会打架的,以为他吃了亏,就一直跟黄毛说小小年纪不学好,出来抢钱,还以多欺少。”

“然后那三人就喊了半天,说‘谁欺负谁啊,谁趴在地上你们看不出来吗,老子连他衣服都没碰到好吗’。”

“看起来不像是说谎,所以我猜着路同学应该没受伤,而且他衣服很干净,都不像是刚打完架的那种。”

尚清北有些不放心,又问了一句:“戚神,路同学伤哪儿了?”

“手腕,”顾戚说完,顿了下,忽然道:“那之前呢?”

尚清北一头雾水:“什么之前?”

顾戚言简意赅:“你走之前。”

“走之前?”尚清北低着头认真思考,“那就更没……”

尚清北倏地没了下文。

他忽然想起来,就在黄毛猛地停住脚步的时候,他拉着路言说“快跑”。

当时他好像就一直死死抓着路言的手腕。

尚清北

:“……”

尚清北一直没说话,顾戚也没催,耐心得很。

最终,尚清北凭着记忆,小心翼翼指了指自己的手腕:“戚神,路同学受伤的地方…是这边吗?”

顾戚摸到了点线索:“嗯,差不多。”

“那可能是我。”尚清北几乎能肯定了,主动自首,“那时候……”

顾戚听完始末,还有些想笑。

没伤在混混手上,伤在了自己人手上。

所以刚刚大概是顾虑着尚清北,才没说怎么弄伤的。

看着性子冷,实际上心思比谁都细。

尚清北歉意更甚:“戚神,路同学伤口破皮了吗?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