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甜一点

林季回来的很快,嘴上还叼着一个烧麦。

三两口咽下后,立刻来跟顾戚汇报情况。

林季:“哥,人见着了,没带回来。”

说着,林季从身后掏出一袋豆奶:“带回来这个,还烫的,你要吗?”

顾戚合上书,看着他。

林季心领神会,知道顾戚不想听别的,于是道:“见到了,没碰着,也没说上话。”

“我过去的时候,路言刚从超市出来,手上拿着一块黑色的东西,有点远,我没看清。”

林季想了想:“我猜着,可能是朝着校门那个方向去了。”

顾戚:“校门?”

林季点头:“嗯。”

“行了,知道了。”顾戚接过林季递还的校园卡,偏头朝窗外看了一眼。

天沉得很快,看样子没多久就要下雨。

顾戚有些摸不准路言是往校门口去,还是往校外去。

但无论是往哪边走,路言都没带伞。

顾戚题写到一半,再回神的时候,草稿纸上已经多了一串数字。

顾戚看了一会儿。

路言的电话号码倒是挺规律,也好记。

顾戚最终给路言发了一条信息。

【在哪?】

路言收到顾戚消息的时候,正从校门口往回走。

今天一早,徐娴就让司机把那件“教研组”放到一中门卫室去,然后给路言发了个短信,让他记得取。

当他看到被熨烫得毫无褶皱,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个高级包装袋,只差系个蝴蝶结就能当礼物送出去的衣服时,有点想破罐破摔,直接把衣服撂这儿。

路言久久没说话,转身去了超市,买了一个最普通的黑色袋子。

换包装袋期间,门卫大叔还一个劲问“为什么要换袋子啊”、“这个多好看”、“硬壳的,还能装东西”。

路言最后把那个“好看又能装”的袋子,贡献给了门卫处。

雨说下就下。

路言把袋子束紧了几分。

之前那次,他是怕试卷淋湿,这次倒是真怕衣服淋湿。

不为别的,淋湿了又要重新洗过。

对于现在的路言来说,这件“教研组”就是绝对的黑名单,还是多留一天多一天麻烦的那种。

看着顾戚的消息,路言也来不及多想,随手敲了一句“回来了”,就把手机塞进了兜里,绕进了教学楼。

路言不知道,这句明显透着熟稔意味的“回来了”,让顾戚心情大好。

这边林季正美滋滋剥着茶叶蛋,准备趁上课前赶紧解决。

那边的顾戚忽然开了口:“刚说的那个豆奶,喝了没?”

“还没,”林季从袋子里找出来,扔给顾戚,“哥你不是说不喝吗?”

顾戚稳稳接过:“现在想喝了。”

林季吃完了两个烧麦,看着“说不喝又要喝,说要喝又放着不喝”的顾戚,撇了撇嘴,对着身后的郑意小声哔哔:“戚哥的心就是海底针六月天,说变就变。”

郑意把林季手上剥了一半的茶叶蛋抢走,开口道:“可能不是他自己喝,给别人的。”

林季被抢走茶叶蛋的火气还没生起,就被郑意口中的“别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谁?”

就在这时,路言从后门走了进来。

而林季正侧身和郑意说话。

就这样,两人视线撞了个正着。

林季:“……”

林季乖巧且僵硬地转回身子。

还能有谁?

他就不该问。

大意了!

郑意就是用这个转移他的注意力,好骗他茶叶蛋的!

他还真信了!

顾戚见路言肩上晕湿了一小块,开口:“下雨了?”

“嗯。”路言坐回位置上,把袋子递过去,“衣服还你。”

顾戚顿了一会儿:“所以刚刚这么急,就是去拿这个了?”

路言:“……”

什么叫“这么急”?

他哪里急了?

路言咬牙:“衣服你还要不要了?”

“要,”顾戚接过袋子,“干洗店送来的?”

路言怔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上次说送去干洗店了。

也好,能解释为什么熨烫得这么齐整,顺势应下:“洗的很干净,你放心。”

顾戚笑了下,收好衣服后,把豆奶放在路言桌上:“还温的,刚好。”

见路言没动作,顾戚又补了一句:“怎么说都亲自取了一趟衣服。”

路言盯着那

袋豆奶看了一会儿,困恹恹抬眸:“所以这是什么?辛苦费?”

顾戚有很多法子可以逗他,可看着淋了一点雨、连带着说话都有点软的路言,这次不太想贫。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顾戚直接伸手,把盖子拧开,“等下连着两节物理,喝点暖的,醒醒神。”

路言的确有些困。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久违地打了一架,还淋了点雨,今天险些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