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输过

整个班倏地没了一点声音,就连已经解完题,开始做其他科目作业的陈蹊她们,都放下笔,直直看着后排的路言。

前排有人弱弱开了口:“北北,答案对吗?”

尚清北差点没反应过来这话是在问他。

因为太懵逼,手上的粉笔断成了两截都没发现。

哪怕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可尚清北还是对着卷子,从题头到题尾,完完整整看了一遍,才僵硬着点头:“2、2.3,对,对的。”

所有人:“……”

尚清北偏头看着黑板。

虽然他已经把题解了大半,也给了提示,可最后一步最关键的等式没写出来,轨迹图也没画好,否则也不至于这么久还没人算出来。

可尚清北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物理是下午最后一节课,周老师又是后半节课才发的卷子。

尚清北自认做题速度不算慢,配着老师的分析,紧赶慢赶也才做了两道,最后这题也是晚自习之前抽空写的。

而路言一回教室就趴下了,所以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把题做了?

还、还做对的!

总不能是睡醒了看了几眼就做完题了吧???

比尚清北心情更复杂的,是看着路言报出答案的林季和郑意。

两人在后排,本身离路言就近,戚哥把复盘好的卷子拿给老周的时候,还特意跟他们说了一声,让他们轻点讨论,不要吵着路言。

所以两人时不时就看看路言,什么时候动了一下都记得很清楚。

林季笑得有些僵硬:“中途言哥醒过一趟,你还记得吗?”

郑意点头:“后来不是又趴下了吗?”

“我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林季压着声音,“那时候,言哥不是盯着黑板看了一阵吗,还看得挺认真。”

“你还说看这么认真,不是看懂了吧。”

郑意:“……我那是开玩笑的。”

林季:“我知道。”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当时一个打趣那么一说,一个玩笑那么一听,本来谁也没当真。

可现在看来,怎么就那么像一回事?

可路言明明就看了几眼啊。

就在脑子里过一遍,就知道了?

听着怎么比“只会写学号”还离谱?!

而此时,睡迷糊了,又被尚清北那句忽然拔高音量的“所以答案是什么”惊了一下,为了让尚清北安静一点,下意识报出答案的路言:“…………”

就不该睡这个觉。

更不该看这个题。

路言浅浅吸了一口气,直起身,虚撑着下巴,看着台上的尚清北:“2.3秒,对吗?”

“对!”尚清北立刻点头,表情都亮了,“言哥你算出来了?”

路言扫了一眼身旁空着位置,默了下,回道:“不是我。”

“顾戚算的。”

总归人不在,先把眼前的事应付过去,后续再说…再编。

和“路言自己算的”这种惊悚故事比起来,“顾戚算的”,显然可靠得多。

虽然众人隐隐都觉得还有哪里不对,但路言给的理由简单粗暴,又合情合理,根本没得驳。

可就在路言觉得掩过去了的时候,顾戚却忽然推门走进来:“什么我算的?”

路言:“……”

林季离得近,小声开口:“哥你刚不是去老周办公室了吗,清北给他们讲思路,就问他们第三问的答案算出来了没,是多少,可能声音大了点,把言哥吵醒了。”

林季顿了下:“然后言哥报了个正确答案,说是你算的。”

说着,林季瞄了瞄路言,又看了看顾戚,最后才极其谨慎地开了口:“哥,真是你算的?”

林季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只有离得最近的顾戚能听见。

这话显然还有第二层意思。

林季是在问顾戚,他有没有跟路言说过这题,或者说路言是不是看了他的卷子,才知道的答案。

顾戚听出来了,可没回,只是看着路言。

半晌,才轻声应下:“嗯。”

顾戚盖了章,事情尘埃落定。

可路言却没有松口气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顾戚好像知道些什么。

·

月考前一个周末,基本所有住校生都选择了留校。

其他人是怕在家听家长唠叨,路言则是因为家里没人。

徐娴和路明临时要出国一趟,家里只有保姆在,索性就没回家。

言没跟别人说他留校的事,包括顾戚。

所以当林季在超市看到路言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第一时间把消息发到了寝室群。

恰巧杨旭之正在尚清北那边借书,顺嘴一说。

没多久,整个九班的男生,全都知道了路言这周没回家的事。

五楼各个寝室立刻讨论起来。

“言哥周末就没留过校吧,这次怎么突然留校了?”

“刚好啊,今天周六,不是说好早上游戏局,下午学习局吗,带言哥一起啊。”

“游戏局还有戏,学习局,你想多了。”

“那说不定言哥这次留校就是为了学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