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令智昏

顾戚不参加此次月考,也就意味着,这座压在所有人头上,不可平、且不可移的大山,自己走了。

更意味着,有人能摸一摸第一的宝座,甚至坐一坐,哪怕这宝座是三月限定款。

一到八班所有人跟打了鸡血似的,扬言势必要把这“三月限定款”摘下。

而漩涡中心的九班更忙。

“北北、蹊姐、班长,你们都努努力,戚哥不在了,你们要争取把年纪第一的宝座,继续镇在我们班啊。”

朱瑞把陈蹊的保温杯接满,毕恭毕敬放到她桌上,“蹊姐,靠你了。”

“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就多喝热水吧。”

陈蹊差点没把热水泼他头上去。

昨晚飘红加精的帖子一出来,就被传到了九班群里。

路言随手翻了翻,时间有点晚,就没问。

现在想起来,偏过头去问顾戚:“什么比赛,这么急?”

撞了月考时间不说,还一去就是三天。

顾戚:“一个国际模拟商赛,做临时替补。”

国际模拟商赛……

路言动作一顿,一时没了话说。

林季前两天借了顾戚的书,走过来刚要还,恰好听到两人在谈论这个话题。

林季怕路言不知道什么叫“国际模拟商赛”,立即科普道:“就很有名那个,ASP…”

将将说到一半,科普大使林季就卡了壳:“P、P什么来着。”

他平日做个英语真题都费劲,对这种全程外语的比赛,除了知道很厉害,很牛逼之外,基本没多少了解。

林季说着,充满求知欲地看向顾戚,想要专业人士给他答疑解惑。

下一秒,林季就听到一句:“ASPDC,国际……”

戛然而止的反向科普,让林季手上的书直接掉在地上。

林季甚至都忘了自己刚刚问了什么。

满脑子都是路言的声音,以及那句说了一半的“ASPDC,国际……”

他明明问的是专业人士,可为什么回答他的,会是专业人士……旁边的言哥???

而此时的路言,表情凝滞了一瞬。

在心底骂了声:靠。

周围一圈人又停下了手头上的东西,齐齐转过头来。

画面诡异又熟

悉。

不是说好DNA和NBA都不分的吗???

怎么脱口就是2.3,张口又是ASPDC?

林季生生咽了口口水:“言哥,这又、又是戚哥跟你说的?”

路言:“……”

而此时,专业人士顾戚,正好整以暇看着路言。

那表情就好像明明在说“你随便编,我随便听”。

路言装作很平静地开了一瓶水,抿了一口,淡声道:“听过。”

更准确来说,是参加过。

初三的时候,还因为这个比赛出国待了一个月。

也正是因为太熟悉,所以林季一问出口,他就下意识答了。

班里人对这个解释显然没有全信。

奈何言哥太冷酷,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这事由不得你,由我”的气场,只好嘤嘤作罢。

唯独没被这气场压过去的,只有顾戚。

不仅没被压过去,还笑了下,问了句:“从哪里听来的?”

路言听了想打人。

默了好一会儿,硬梆梆回了一句:“你管我。”

九班人差点憋不住笑。

不过班里人对这比赛了解不多,也就论坛上扫了一两下,见话题到这了,问道:“戚神,我听说是国际部的比赛啊,怎么要你做临时替补啊?”

“对啊,而且不是说这比赛周期长嘛,国内国外各赛区同时启动,一轮一轮过去之后,最后选一批学生去国外做交流,去的还都是顶尖几所大学,跟夏令营一样,塞钱进不去的那种。”

“戚哥你想去啊?”

顾戚还没开口,杨旭之就先说了话:“戚哥不是想去,是以前去过了。”

其他人闻言炸开了话题,唯独路言,在一群人中显得格外冷静,也格外心不在焉。

路言皱着眉,下意识看了顾戚一眼。

所以杨旭之刚刚是说……顾戚也参加过这个比赛?

“就是因为戚哥去过了,所以国际部在填替补的时候,直接填了戚哥。”杨旭之继续开口。

“就能保证无论哪个成员出了问题,都能顶得上。”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

“靠!我都忘了戚哥是从国外回来的了。”

“所以这次出问题的

是谁?”

“好像是队长。”

“队长实惨。”

“戚哥牛逼!”

其他人纷纷讨论开来,路言却只看着顾戚。

“怎么了?”顾戚笑了下。

路言:“……没,你这次是带队?”

顾戚:“嗯,只是替个初赛。”

路言沉默了很久,终是没再问顾戚比赛的事。

两天后,顾戚带着国际部一行人去了邻市参加比赛。

再两天,周四,镇安一中高二段月考。

虽是月考,可所有时间依照高考流程进行,第一门考语文,九点开始。

本是临阵磨枪的最后阶段,可九班所有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他们发觉,今天的言哥…有些不对劲。

真要让他们说什么,也说不上来,但跟平时的言哥不大像。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还以为回到了路言刚转来那时候。

这种“不对劲”一直持续到考试开始,在“考试须知”广播结束的那一刻,他们透过教室的窗户,看到往外走的路言的时候,所有困惑有了答案。

除了九班人之外,其他班的人也注意到了。

考场内一下子骚乱起来。

“我靠!路言太敢了吧!来都来了,还敢弃考?”

“这就走了?!”

“真是言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