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

直到“咔哒”一声,栓扣上锁,路言才有些回过神来。

随即一转身,看着那泛着金属冷光的锁扣,再看看顺手锁上的顾戚,长久的沉默。

“明天他们起来,发现我床空着,会来这边找,”顾戚随手拨了两下销芯,“先扣上,不会吵到你。”

顾戚说这话的语气太自然,一时之间,路言甚至都忘了问这句“会来这边找”的依据是什么。

在外面待了一天,外套上沾着各种气味,路言不太习惯,脱下衣服放在椅背上。

然后从衣柜底下一个挡格里,把药箱拿了出来。

把东西铺在桌上后,看着顾戚掌心那一道红痕,抬眸:“到底是谁不怕疼?”

顾戚先怔了一下,随即想起他给路言擦药那天,自己问的那句“都不怕疼的吗”。

这是把话还给他了。

顾戚轻笑,拉着椅子在路言身旁坐下。

还特意换了个方向,正对着路言,袖子一撩:“这就完了?下一句呢?”

“是不是该问我,是要帮忙,还是自己擦?”

还不等路言回答,顾戚又补了一句:“自己擦也不是不行,只是可能会弄脏衣服。”

“这衣服还是你的。”

所以最好选前者,要帮忙。

刚拿出棉签的路言:“……”

“没手,拧不开。”顾戚又晃了晃碘伏,一副“有自力更生的心,奈何有没自力更生的力”的模样。

路言浅浅吸了一口气。

这场架说到底是他引起的,顾戚是无辜的那个,而且把人带出去的也是他。

他忍。

路言低头拧开碘伏,盯着伤口看了好一会儿。

挺干净,只有边缘凝着一点血,路言有点不放心:“确定是碎玻璃划的?”

顾戚见路言盯着伤口看,显然真担心上了,温声道:“碰了下,只是看着红了点。”

顾戚轻笑:“你发现的再晚一点,说不定都愈合了。”

他本来就没想让路言看见,所以一整个晚上都刻意避着用左手。

后来被发现了,也只想借着伤,让路小同学帮着擦个药,没想让人真为了这个担心。

路言抬眸:“那还喝酒?”

话题突然一转,顾戚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忍笑:“就一杯。”

路言不说话,只看着顾戚。

他看这人心里就没点数。

被划了一道口子还跟着喝酒。

顾戚立刻回道:“下次不了。”

等顾戚回答完,路言才觉得刚刚的对话,似乎有点奇怪。

于是不再接话,继续擦药。

过了一分钟,顾戚总算忍不住了,语气中的笑意几乎要渗出来:“是不是没帮别人擦过药?”

顾戚原本一直以为,厚着脸皮让路小同学帮着擦药,总归要吃点苦头。

下手重了,忍忍就过去了。

可谁知,路小同学不仅心软,手也挺软的,根本没怎么用力,还很小心,像是根本没有帮别人处理过伤口的经验。

顾戚原本也不想说,慢点就慢点吧。

可渐渐的,这药擦得,手痒,心也有点痒。

顾戚觉得可以了,再擦要出问题了,于是开了口。

顾戚笑了下:“快点也没事,我不怕疼。”

路言:“……”

路言之所以擦得这么慢,纯粹是因为在检查有没有玻璃渣碎在里面。

现在看来,应该没有。

就算有,那也是顾戚自找的。

路言三两下把药涂完,起身,当着顾戚的面,把棉签扔进了垃圾桶。

很凶。

顾戚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路言已经上了床。

背对着他,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看着脾气不小。

从头到尾透出“我不想跟你说话,你最好有这个自知之明”的气息。

顾戚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可爱,想哄。

又怕惹急了,连人带衣服给轰出去。

顾戚看了下铺一眼,他记得在进浴室之前,枕头还是放在被子上的。

现在塞进了被子里,隆成一小团,肯定是有人铺过。

至于是谁……小后脑勺没跑了。

顾戚手上有伤,不太能沾水,就随便擦了一把。

但他没上床,坐在椅子上,朝着路言的方向,轻声说了一句:“言言,有纸笔没。”

装睡的小后脑勺:“……”

拳头硬了。

路言闭着眼睛,走廊上的记忆一下子漫上来。

突然熄灭的灯,突然靠近的顾戚,还有那声轻到让他以为是错觉的“言言”。

而跟在走廊上压低的那声“言言”不同,这次顾戚喊得格外自然、熟稔。

欠揍。

小后脑勺出声警告:“顾戚。”

顾戚:“嗯。”

路言:“再喊一声,就滚回你自己宿舍去。”

“这么凶啊。”顾戚轻笑,现在这个点,他倒也不怕被赶出去,因为很清楚地知道,路小同学只是嘴上说说。

但顾戚怕再逗两下,这人就不用睡了,于是停了心思,正经开口:“有纸笔没,早上的比赛有些资料要写,国际部那边有用。”

顾戚说的是正事,路言也没多想,直接道:“左边抽屉里,自己拿。”

顾戚低头,的确看到一叠白纸,伸手拿了出来。

就在这时,床上的路言忽然想到了什么,指尖一攥,立刻坐了起来:“等……”

“等等”两字还没说完,路言就知道晚了。

周易给他的那几套竞赛卷子,就压在第一张草稿纸下面。

顾戚看到了。

这是路言第一次,在面对顾戚的时候,生出一种心乱的感觉。

跟以往每次都不同,甚至有点无措。

可他清楚地看见,顾戚只是轻扫了那些卷子一眼。

没有惊讶,没有疑惑,没有探究,就好像那根本不是什么做好的竞赛卷,而是一叠草稿纸。

顾戚随手放回原位,多余的一个眼神也没给,只抬头看着路言:“怎么了?”

路言知道顾戚看见了,沉默了很久,视线没再闪躲:“那些试卷,班主任给的。”

顾戚:“嗯。”

路言皱着眉:“你就没什么想问的?”

顾戚:“你想说?”

路言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