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一名

林家人觉得唐老夫人做菜已经很好了,没想到真正吃到了听雨的菜,才知道什么叫做鲜得几乎要吞掉舌头。

听雨的眼明手快,手还很稳,一会儿就可以把绿豆芽掐头去尾只留下了杆,关键是用时也不长,倘若是慢慢处理,豆芽梗脱水也就少了那种多汁的风味,听雨很快能够处理好豆芽杆,用清油和蒜苗去炒菜,食材本身的味道就让人赞不绝口。

还有做的蒜蓉茄子,用的花刀手法不一样,听雨还会用筷子夹着茄子在油里不同方位压着去炸,最后让茄子饱满地被炸透,沥干了油之后,再用热油淋上佐料,那是和在郧河县不一样的风味。

“要是祖母见到你,肯定很高兴。”昭昭拉着听雨的手,她的手不像是珊瑚和石竹那样,她的手指茧很厚,还有不少地方都有伤口。

听雨闻言笑了笑,这几日的相处下来,她发现那天能够进入牙行,卖入到这家是老天爷的眷顾,虽说没有见过唐老夫人,能够为了自己的儿子孙子离开了京都的宅院,去到了郧河县,还能够在家里下厨,这位老夫人和以前的主人家是不一样的。

以前的老夫人,都说是慈悲心怀,实则是绵里藏针,不给她选择的余地。给她鎏金发簪,让她簪着发簪回到厨房,被人瞧了一路,听雨那个时候装聋作哑,装作不知,结果隔了一些日子,在各种言语声音小了起来的时候,老夫人又送了翠玉耳铛。

从鎏金发簪,到碧玉耳铛,老夫人见着她总是笑眯眯的,说是喜欢她,把她夸得宛若是天上有地上无。

最后明明看出了她的不愿,还同旁边的嬷嬷说道,“我一见着听雨就觉得小姑娘生得好,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瞧着这双手,虽说菜做得好,饱了我的口腹之欲,我心中还是觉得可惜。现在终于有两全法了。听雨,你也不用回厨房收拾你的那点东西了,以后专心服侍三爷,老太太我也不求你感恩报德,你啊,今后好好伺候三爷就是了。”

听雨当时身子都抖了起来,她早早便把自己是活契这句话挂在口边,也说了父亲替她定了亲事,在这些富贵人的心中,妾室要强于百姓平头家的。

老夫人是三角眼,笑起来的时候勉强可以看出一两分的和善,这会儿虽说笑着,可眼底没有和善之意,听雨也就熄了反驳的话语,说多了,不光是连累自自己,还连累掌事嬷嬷。

她浑浑噩噩出来的时候,跟着她的嬷嬷还火上浇油:“你先前素来装聋作哑,还想瞒过我?你那爹已经去世,娘也已经再嫁离开,你那个病秧子弟弟只怕就是这一两日的事。你生的这副模样,在外面还指望能够做个平头娘子?说不定哪儿就被扣在了麻袋里,被卖到肮脏地方去了。这是老夫人菩萨心肠,见你孤苦伶仃的,给你的泼天造化了,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连她家的事都已经打探得清清楚楚,甚至隐含威胁之意,听雨仍是不愿意做妾,妾室就宛若是个物件,甚至还可以赠给别人做为一桩风雅事,而府中的三老爷确实做过这样的事。在听雨看来,在外就算是日子过得寥落也比府中强。

听雨惦记自己的弟弟,惦记那个清贫却困顿的家,时间因为太短,听雨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她装作跌落到剪子上,等到嬷嬷进入到了房中,当着她的面取下了嵌在肉里的剪刀,慌慌张张地说道,“嬷嬷……”

听雨的一只手还捂着脸,血往下滴落,那可怖的模样把人吓个半死,等到嬷嬷去给老夫人回话,都还心有余悸,后来更是长久吃斋念佛了许久。

听雨的手段太过于果决,加上容貌毁了,确实也没有牵累到院子里的其他人,给听雨出了『药』钱,就把人给放出去了。

听雨先前家里替她说了亲事,不过只是口头婚约,她父亲病故,母亲再嫁,就连家中的房子都卖了,流落到街头的陶至俭也病故了,这婚事自然就罢了,加上听雨脸面上的伤口,那家更是闭门就差放狗去咬人了。

听雨很快就甩开了思绪,慢慢鞣制肉干,要是少爷考试过了,就需要束修,按照古礼其中包括有十条肉干,这镇上就有卖的,不过既然听雨会做,加上她的厨艺也好,就让她做肉干。

*

家里忙着给林晟彦准备拜师礼的时候,他正要考试,这松林书院是在山上的,早晨他起得很早,柱着拐杖上山,免得太过于劳累,累着了腿。

“你这腿脚不便,也来读书?”一个身材略有些发胖的人好奇地问道。

林晟彦解释说道:“就是腿上有些旧伤,用拐杖可以省一些力气。”

那胖人叹了一口气,“若是有挑夫就好了。”

林晟彦想着,若是有挑挑夫,他也更愿意自己慢慢上山,伤了腿之后才知道双腿能够行走的可贵,如果要是挑夫不小心把人摔出去了,他后悔也迟了。

不过林晟彦也知道,这位是因为怕热,所以才希望有挑夫。

“你是哪里人?”章凯鑫说道,“我就是云州府的,你应当是别的地方来的?”

章凯鑫的目光毒辣,林晟彦说话不带本地的口音,反而带着点京腔,衣衫不算华贵,看着气度非凡,活脱脱像是话本里的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