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林昭治病

林家老宅的事对林家而言并不重要,对林家人而言现在重要的是林晟彦的考试。

今年二月林晟彦过了县试,现在准备参加四月的府试。

这一次带着两个小丫头过来的是孙峥还有钱镜诚。只是回去的话,就只有孙峥陪着两个小姑娘。

钱镜诚到了云州,和林晟彦碰头之后,就会回京都。

他最开始离开京都就是为了避开和卫家的亲事,现在亲事已经定了,郭氏回京又有一段时间,钱林两家的婚事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他现在回去,正好准备今年的秋试。

林晟彦的同窗看着钱镜诚,用手肘拱了拱林晟彦,“这就是你未来妹夫?”

钱镜诚吃了孙峥开得调养方子,整个人快速变白,到了现在已经比他在京都里的还要白一些,所谓是“一白遮三丑”,这话放在男子身上也一样。白了的钱镜诚,加上抱着要见小舅子的心情,格外慎重,所以风姿尤胜。

林晟彦的同窗看着钱镜诚,如此评价。“你未来妹夫看上去很不错。”

林晟彦心情复杂点点头。

林昭看着哥哥的模样,兴致并不高,等到私下里的时候,孙峥问起原因,林昭半晌才咬着唇小声说道,“哥哥是不喜欢钱二哥吗?”

事情涉及到了钱家,她不好同宝儿说,加上也没有梦到小鱼,满腔的烦恼无处诉说。

孙峥只是一想就明白了昭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其实并没有不喜欢。”

林昭说道:“去年哥哥回来的时候,就怪怪的。现在又是这样。”

“因为你姐姐要嫁给钱家小子。”

不等着昭昭开口,孙峥就说道:“你是想说就算是结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昭昭点头。

孙峥揉了揉孩子的脑袋,温声说道:“你现在年龄小,加上和宝儿都住在郧河的老家,若是日日想见,都很方便,若是回到了京都,只怕十日才能够见到一次,有时候还不适合走动频繁,几个月才能见到你姐姐,你会不会想她?”

林晟彦舍不得林清薇,对于她要嫁人,所以刚见到钱镜诚,心中总是会别扭,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够克服这种别扭的心理。

“那么久?”昭昭一惊,瞬间想要说,那就再也不要去京都,只是不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说不出来。

好像她要是不去京都,会有遗憾。这话在心中想一想就难受。

林昭歪着脑袋,在心中想着,难道是因为她十分想要见到赵翊林?要不然这种感觉怎的来的如此强烈。

*

孙峥给云州的大户看病,所以带来了两个小姑娘也不用住在客栈。直接就住在那一户的客院。

孙峥带上昭昭,除了是因为云州是林晟彦考试的地方,也是因为知道医治对象是女子,如果他不好动手,可以让昭昭动手,没想到昭昭真的是要第一次出诊了。

这云州的大户姓氏是甘,要治病的是甘小姐,她的名字也犹如是她的人一样,笑起来的时候极其甘甜,只是甘小姐的樱桃小口时常是抿着的,她每走一步都像是踩着刀尖一样,怎么笑得起来?只有坐在的时候才会舒展开眉头。

甘小姐正值豆蔻年华,前段时间踏青之后,脚底就很难受,让女大夫看过了之后,说是生了胼胝。

那位女大夫给甘家姑娘挖了那一块儿的胼胝,结果流了不少血不说,让甘小姐难受的是,旁边又生出来几个新的胼胝。

“这是跖疣。”女大夫等到把人的脚底板给挖得血淋淋才恍然大悟,她诊断错了。

那位女大夫又换了方法,只是开了方子,都不见好,反而在她医治的时候,又多生了几个。

甘小姐疼得没办法,家里人请了云州府的老大夫把脉,给开了方子,没有再生出新的跖疣,原本的跖疣需要多喝药方调养,一直到自然褪去。但是原本的地方还有新生的跖疣让甘小姐苦不堪言。

跖疣想要好得快一些,最好是用艾灸,但是女儿家的脚不好给大夫看,甘家人也信不过先前的那个女大夫,于是四处打听,到郧河请了孙峥过来给甘小姐看病。

孙峥把脉之后,就让甘小姐脱去鞋袜,把脚给昭昭看。

甘小姐把用香胰子洗得喷香的脚放在昭昭膝上的时候,心中还是说不出的别扭,昭昭实在是年龄太小了,让她有一种在欺负人的错觉。

甘露玟看着罗汉榻小几上摆放的水果,有心想要给昭昭吃,只是对方还捧着她的脚,于是甘露玟只能够强忍着羞赧,侧过头去看窗外,当昭昭低头仔细去看她的脚心,她才盯着对方浓密的黑发。

昭昭看完甘露玟的脚,甘小姐立即就让人把水端过来。

“甘小姐,不必如此的。”

甘露玟拉着她的手,拿着香胰子把昭昭的手的指缝间都给打了一遍,“需要的。”她的长长睫毛垂下,也给自己洗手,用起了细小泡沫的手握住了昭昭的手,“辛苦你啦,你刚刚摸过我的脚,我就不请你吃东西了。”

甘露玟这才点点头。

给甘小姐看病,涉及到干小姐的阴私,钱宝儿和丫鬟待在房间里,钱宝儿默默地做功课,而林昭则是在纸上用炭笔勾勒出了甘小姐跖疣的位置。

“你怎么看?”孙峥等到林昭描述完了之后,开口询问。

林昭想了想,“这是多发跖疣,之前的老大夫方子开得好,但是不适合常吃,我注意到甘小姐的鬓角有痘了。”

现在治脚上的跖疣也是同样的原因,足底生了这东西,走路疼痛,不好外出相看,要是一直托病也不是办法,会让人觉得甘小姐先天不足,是个病秧子。

如果要是停用那位老大夫的药,脚下的跖疣会立即再生出新的来,现在脚下的跖疣已经让甘小姐无法走路,更遑论继续多生;要是不停用,随着天气一天天转热,就是不知道是甘小姐的脚先好,还是脸上的痘症先停下。

“原先那位女大夫用了刀子,挖的地方比较深,不太适合用艾灸,怕留疤,我想用针送点药进去,针灸就是麻烦了一些,会比艾灸疼,但是效果还是很好的,也比较适合甘小姐的状况。”

听到了昭昭的方案,孙峥点点头。

在孙峥看来,想要让甘小姐快点好起来,最好的方法是由林昭动手。

看着丁点大的昭昭,甘家主母面露迟疑之色,她还是更愿意让孙峥出手,“能不能开方子?”

“开方子比较慢,先前大夫的方子,药力比较足,如果再我这边再开方子,前一种方子还留有药力,加上新的方子,尊小姐恐怕会生痘症。”

甘露玟可以不在意鬓角的红彤彤的痘,但是她在意的是,额头上隐隐有小小的丘疹,就像是孙大夫说的,继续喝药恐怕头上的丘疹都要发成痘症。

甘露玟比母亲要更有决断的多,对着昭昭说道:“麻烦这位小大夫了,名师出高徒,再说针灸也没那么疼,试试吧。我实在是有些怕艾灸。”

甘小姐当时不愿意让那位女大夫医治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方手重,并且现在还有血痂,听到用艾灸有可能会留下疤痕,她就想再看看其他的大夫。

现在林昭的年龄虽然小,但是能够主动提到这样可以避免留疤,加上刚刚小姑娘认真捧着她的脚,虽说是为了治病,还是让甘露玟心生好感。

这病最好不耽搁,因为药性冲突,停药三天之后才能针灸。

停了药的第三天,甘露玟鬓角的痘瘪了下去,让甘露玟痛苦的是,脚下又多生了两个小小的跖疣。

听雨拎着药箱跟在林昭的身后,看着林昭找人要了小凳,坐在甘露玟的面前。

林昭看着甘露玟的手搅着帕子,表情难安,一边点燃了火,用火烤银针,一边说道:“甘小姐放心,我给自己针灸过,穴位认得很准。”

她已经提前沐浴过,丫鬟褪去了甘露玟的罗袜。

林昭说道:“两条腿的中裤也麻烦姐姐卷起到膝盖这里。”

“什么?”甘露玟露出显而易见的困惑,“治脚还要在腿上用针?”不过话这样说着,她还是让丫鬟把裤腿卷起。

“会有点疼。”昭昭说道,“我需要在甘小姐您的腿上施针,不然针刺在脚底,怕是您会疼的蹬我。”

甘露玟失笑,“不会的。”昭昭看上去和她堂妹差不多大小,她就算是再疼,也不会蹬对方。

林昭抿唇一笑,有时候疼起来是顾不上这些的,因为是她第一次独立给人施针,孙峥特地嘱咐了她记得给甘小姐的腿上用针。

昭昭的小手在捏着甘小姐的腿,这是她第一次正式给人看病,摸准了穴位之后,在她的腿上用了针。

甘露玟看着腿上的几根细长银针,她的腿动了动,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而且昭昭把针扎入的时候,她都没有任何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