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避开海难梦到海难

线是因为一条船没有在海上被卷走。部很清楚是怎么来的,小红尾的尾

脂际的一条金线,她就洵问小红尾。

因为昭昭的原

“什么船?

左海上雨就下得更大了,本来应该有

"最近是不是下了雨?在海上肉

因,所以不沉船啦。

7我从来没有去过海边,我也不能呼风晚雨,和

林昭的表情一下就呆住了,国在手心之中。

心乎是在大半年以前,周旗那一次也是

小红尾高高跳起,林昭下意识地把小鱼红有明

小红尾让林路把它贴在颤头,林昭觉得这一

和外面细细密密的雨水起扩到了周

小鱼儿贴在了眉心

做梦的是周家二老爷周维。

巧合的是,

次做梦的是周旗,这一次连文左意觉得在海上披荆斩棘

地洋商行转给了沈家,-开始的光止找到商机。但是时间入了,

周维觉得很布可生的国度里,观察其他地方的人多生的是采摘各种花瓣,试图做X

的日子让他体完大哥负责郧安砚的开来云县半滴花油就可以做胭脂,

在里育外做出了充满馥郁芬芳的化字直接可以让女儿家熏衣服用。

折腾,看看能不能把花油宛若是

集回的三弟也成熟稳重了不少,一家人其乐a

他著着熟悉的郧安县一天天变得好,

父母多了,居然今晚上又做到了这样的梦。

酿,他都已经把以前在海上的日子都宝的酒,让周维的身上起了鸡皮疙辖,这个梦大

漆里的夜里,水面看看平静外人区分开是梦境还是现实。

了克若就真的发生了一样,甚至无法的富重地放在他身上,甚至他的肌肤都被海风吹得发

他可以嗅到船上淡淡的海鱼味道,三上的时间太久了,会起得疹子。

威,手心里也有淡淡的瘙痒,是因为小的购头金

金,还有宝石

发,同身若若着船能里的东西,里面有不少的狗头金,

怎么会有狗头金?

Bz的记忆涌入到了脑中,他这一个工生个是为了三皇子敛财的。

周维的脑袋一痛出狗头金和宝石需要及时带回去给迁得宝,家团可县?不是

,宝石是抢来的,这些行

不易即河县与翔安县合井了吗?

乱记忆,

三弟妹不是活着吗?怎么会死了

满是鲜花的郧安县反而是虔假又美丽

国的记忆让他甚至觉得眼前的事是真的,

那才是场梦。会的人,那个叫做樊保山的人根本就不进任9ER

想到同家投存了任贵妃,还因为带上了汪德全的人

e,这哪儿是做生意,分明是做强盗。

维表情痛苦地站在船舱里。

周二老爷。

樊保山晚上放水的时候别看的”n维做生意为什么还要讲究诚

集国维的目光也看看狗头金,所谓是无商个下,

天晚上抢了宝石铺子。

他们抢走了

信。

麒带骗拿到的,还有宝石直接任关的群著邦人怎么到海上追他们!

这些的了码头的人,连夜离开。海上汇汇,

局然还这副死鱼脸作态。

东西之后,

因末三老节这般痛苦,这都快到大齐了

隆“你放心,在贵妃那

樊保山想不通的是,”中保是更安抚周维的,拍了拍周维的肩睛,

樊保山心中不屑,不过口中

科让樊保山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了。

眼泪都要出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猛地房

就算是这样,他也蹲在了夹板上,

船舱里挂着的

因为樊保山缩舌头及时,只限更驾开船的人怎么弄的。结果又是

,等到船身稳放船舱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灯从钉子上脱落下来,是国维抓住了扶手,忽然感觉到了脸上有

船仓门猛地一下打开,湿润的海风人

露出了它狰狞的一

海水滚动翻卷。

眼前忽然一亮,是一道闪电,平静的海水强田.微

国由付后设多久,

就是轰隆隆低沉的雷声,没听到了2

内电过后没多人

现在说话都含糊不清

他的舌尖有些痛,现在的的海水,发现和泪水混在起。

明……周维应了一声,摸了摸脸上的海

这是遇上了大风层,只怕这艘船扛不住。

,但是他不是抢动的,或许这一

小里做生意的,行商是买低卖高,沟通南北海

汤大货翼就是上天给他们的惩罚,周维团上了的

把樊保山的腰给撞。

大入都滚,狗头金从铺子里掉了出来,

身猛地

,供山发现混乱之中,他抱住了周维。

他也有些怕了,顾不得

“哎呦。”樊保山出来看到了闪电听到了雷声,

操船?箱子也没有盖紧

樊保山被狗头金一撞,怎么办啊,这么大的风浪,区

舌头的疼痛,开做数场,我来把宝石还有放狗天金

让他看到了远方的一

了。周老爷,您_着闪电,这一次的闪电停留时间R化,

泪水,嘴角却高高

道线。

国维查异的表情,他的眼角含看泪

“周老爷?”樊保山也就着闪电

著不管周维是犯了什么

翘起。

国维的经验丰富肯定有办法的,化美家县拖家带口的,您的

樊保山被这个表情吓到了咱们商行里这么多人都在船上,国

毛病,现在都得共有化

人也在什么员阿著“您要是不想出海了,回去

以后我跟着我们老爷说,

樊保山顾不得古面到时候越洋商行还是归同.

我在老爷面前还生有

没用的。”周维开山,

看到那边了吗?

闪电熄灭

船舱里又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