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痘症

在莞香巷这宅院里的,还有知府之子于琨,他看着林昭,眼中滑过一丝惊艳,这位林小姐的年龄小,身段却似及笄了一般高挑,肌肤如冰似雪,面容也是柔美清丽,含笑的唇因为停留了霞光,恰似抹了口脂似的,只可惜身子实在挺得太直,让她身上的秾艳都削减了不少,加上穿着的是齐胸襦裙,那平坦坦的胸,加上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天真,除非是喜孩童之人,不然还是少了几分味道。

于琨在见到了林昭落后半步的女子,眼睛微微眯起,没想到这里居然又见到了那位听雨。

和当年相比,她的身段更为妖娆有致,容貌更盛,当时因为她不愿意从他三伯,面颊生生划出了口子,皮肉翻卷。

说起来三伯会动心思,还是因为他顺口说了一句话,让三伯心动想要收用这个叫做听雨的丫鬟,于琨当年还觉得可惜,他也喜欢这个美貌的丫鬟,没想到三伯先准备收用了。

后面事情的发展就更让于琨想不到了,那丫鬟居然是用剪刀划了脸,皮肉都翻卷开,看到血粼粼的口子,让老太太给吓得病了,直接把人给放了出去。

于琨看着听雨,就想到了这桩旧事来,他舔了舔唇,眼睛眯了眯。

听雨下意识抖了一下,往林昭的身后靠了靠。

林昭注意到了听雨的动作,再看到了于琨,也往前一步,“三殿下,这位是?”

赵昶安没注意到这些波涛涌动,他还想着刚刚的画面,回过神来就见到了林昭灿烂的笑容,“这位是于知府之子,于少爷。”

于琨手中有一柄折扇,敲了一下手心,与林家几人见礼。

卫淞中午吃得太好,下午睡了许久,这会儿匆匆赶过来,再加上一个面颊高高肿起的汪德全。

汪德全注意到了林家人的视线,开口说道:“刚开始是鼻子这里生了痘,没想到鼻子的痘破了,这里又生了一个更严重的。”

大夫一味让他清热解火,汪德全能做的就是少吃喝酒,多吃一些素菜,但是脸上这大包不见好,反而似乎是越长越大,按照大夫的意思是,这是因为天气炎热,肝火旺,恐怕得需要一短时间去调整。

因为脸上这大痘,汪德全的语气倦倦的,没什么兴致,因为说话语气稍微激动一些,就会会牵扯到脸上的这个痘,这一处肿胀又疼痛。

此时的三皇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而汪德全因为难受,皱着眉头兴致不高,卫淞还困倦着。

林昭注意到于琨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听雨身上,一般而言林昭不愿意把人往坏处想,但是这于琨的目光让人不舒服。

这种目光像是盯梢的冷血野兽,等到猎物松懈的时候,他就会扑上来。

会不会他觉得林家就是软柿子可以捏一捏,所以才这样目光大胆,林昭想着,那边让他知道,他们这里老的老小的小,也是满是刺的海胆,让他不能随意去动。

林昭抬眼看着汪德全:“汪老爷,您这脸慢慢好是一个办法,我还有一个办法,能让您最多难受几个时辰,睡一觉就不难受了。”

汪德全一愣,上下打量着林昭,干笑着说道:“林小姐,我问过别的大夫,可没这样的法子。”

“我曾跟着一位神医学过医术,您看我哥哥的腿当时在京都里,多少好大夫都束手无策,现在也全好了。”

赵昶安本来在想自己要做画的细节,听到了林昭的话,回过神来,她说起了医术的时候,那模样让他忽得想到了四弟,他的那位太子弟弟在侃侃而谈的时候,便是这副神采飞扬的模样。

林昭是女子,声音要比四弟柔美,而她的动作也是,只有亮起来的眼和略快的语气表明了她的自信。

汪德全本来是觉得一个小姑娘会医术简直是胡来,现在听到了林晟彦的腿,他就想起来樊保山惹出来的祸事。

此时的林晟彦笑着,他的目光毫无一丝的阴霾,还走动了几步,“幸得神医医治,已经好了,要不然也不能参加科举。”

要说林晟彦恨眼前人吗?原先是有的,但是并不浓烈,他更恨的是自己,而他的变化都是腿断之后而有的,现在不至于对汪德全生出感激来,但是恨是没有的,而且他很清楚,倘若是流露出了一丝一毫的不愉,吃亏得是自己和家人。

所有的罪都在樊保山身上,林晟彦这样告诉自己。

少年人的目光朗润,让汪德全笑了起来,他因为笑起来的时候扯动了面颊上的大痘,这让他的表情扭曲了起来,用手抚着面颊,抽了一口凉气说道,““那神医确实医术高明,对了,先前断了你的腿的樊保山已经死了,这事也算是过去了。”

林昭是最早知道的,此时没什么神情变化,而林晟彦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汪老爷您说的是,本来也就是那樊保山的错。”

汪德全满意点点头,罪魁祸首已经死了,他本来就没和林家二房成死敌,这样就挺好,开口问道:“林姑娘,今晚上就可以治好?”

林昭点点头,“药箱也带来了云州,现在就可以,等会汪老爷吃饭的时候也不会痛,也不用清热降火,多吃些肉也可以的,不过还是不要喝酒了。”

喝酒了之后,身上的味道不好闻,林昭并不喜欢。

汪德全点头之后,林昭就让人去取药箱,在汪德全的脸上落了几枚占了麻沸散的短短金针,脸上还露出金针尾,汪德全就觉得脸上好了许多。

云州府的大夫用的方子是清热解毒,理顺汪德全旺盛的肝火,而林昭的方子是相反的,她现在用的金针还有麻沸散是止痛,另一个作用是让里面的毒血行运更为旺盛。

给汪德全吃的药也是如此,都是活血的作用,汪德全吃了药之后,觉得脸上不疼,只觉得皮肤发涨。

因为听雨在,卫淞先前推崇林家的糖醋里脊,晚上特地加了这一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