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猪肚鸡

赵翊林接下来在听皇姑祖母说经历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奇妙的自豪感。

在高烧失去了记忆的情况下,能够迅速做出决断,藏起来最后证明身份的玉,还装作了哑巴,在当真忘了说话的情况下,遇到了林鹤求助。这事情也就是他的明衍能够做的出来!

一想到这般机智之人是他的笔友,赵翊林每根头发丝儿都透露出来畅快。

尤其是后来赵翊林意识到,明衍已经到了京都,他很快就可以见到了她了,不用听三皇兄说她是平平无奇的小姑娘,可以亲眼看到她是什么模样。

紧接着赵翊林又有了新的烦恼,他倒是有心想要用沈家少爷这个身份与明衍相交,只怕元安公主带她进宫,若是继续瞒恐怕瞒不过。

其他女孩子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生气,明衍与他神交已久,应当不至于如此吧?他的隐瞒也是有理由的。

不过赵翊林还是怕她有些生气,以前想过要送她雕琢的发簪,因为发簪的花朵纹路太细,他断断续续一直在雕琢,耗费了许久的时间终于做好了,本想要今年过年前送给她,不如亲自送给她?

赵翊林一边想着,一边听皇姑祖母的话。

玉衡大长公主说了小半个时辰后,最后说道:“因为时间太紧,林家也是车途劳顿,剩下的很多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赵翊林的下巴微微抬起,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只怕是元安公主都不如他知晓得多。

沈岚看着儿子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自从参加朝仪后,少有看到他这般的模样,当真是有趣,这也是沈岚想要撮合昭昭和赵翊林的缘由,少有看到儿子与人这般交好,提到了昭昭的时候,赵翊林的表情都会生动一些。

等到儿子离开了,沈岚特地和玉衡大长公主轻声说了,“原先你不是问我有什么盘算吗?我想着的就是这位昭昭了。”

玉衡大长公主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很快意识到的就是赵翊林相看的事,她微微怔住了,本想要说这是魏长乐之女,后来就意识到,这魏长乐是姓魏的,好像没什么不妥。

沈岚说道,“我也没想到居然是元安公主的女儿,不过也不打紧,原先就是想让两人见一见,看看能不能行。翊林的性子有些自傲傲,他瞧不上很多人。昭昭能够与他通信几年时间,两人说得来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又没有眼缘。”

玉衡大长公主想着这长宁宫与冷宫也没什么分别,元安公主也是备受乱点鸳鸯谱之苦,想着便点点头。

元安公主之女归来这消息在长宁宫里说的详细,而圣上知道这个消息是在平乐宫中,只是说了今儿在城门口母女两人相认,目前人已经带入到了公主府上。

汪贵妃捻了一块儿切得小小的带着白霜的柿子,投喂到圣上的口中,自个儿也捻了一块儿吃,吃过之后说道,“居然还找到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元安公主终于得偿所愿了。”

赵桓侧过头看着汪贵妃,说道:“爱妃想要见见……”想到了昭昭尚未给个封号,现在怎么称呼都别扭,就含糊带过,心中想着这次进宫还要顺便给个封号。

汪贵妃摇摇头,娇声说道:“还是算了,那孩子只怕没见过什么世面,规矩什么的也都不大懂,给圣上磕个头也就好了,也不枉费圣上那些日子的操劳。”

汪贵妃可没觉得昭昭是会被朝中官员收养,更未想过这位是她感激过的林昭,只觉得能是小门户收养就已经不错了。

在汪贵妃看来,祁赟之是自己这边的人,这元安公主之女回来了,只怕不少人又会想到祁赟之的那些旧事,还是希望风波早些平定,能少折腾一些便少折腾一些罢了。

不光如此,汪贵妃的意思是,先前一直也没有给她封号,不如这次给了她封号,此事也算是了了。

“还是爱妃思虑周全。”赵桓笑道,他本就想要给元安之女一个封号,汪贵妃这样一说,等于正好说中了他的心里。

于是傍晚的时候宫里就传来了消息,明日朝仪之后,元安公主带着昭昭进宫。

元安公主听着人传来消息,还是一下又一下地梳拢昭昭的头发,只是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除非现在要面圣,不然天大的事也不如给女儿梳头重要。

给女儿的发髻之中簪了一根簪,魏长乐说道:“进宫了也不必怕,万事有我。”

林昭点点头,她也抿唇一笑,她见着了元安公主第一眼,心中就有一种亲近和安定的感觉,好像是雏鸟终于回到了雌鸟身边。

所以……明天元安公主当然会护住自己。

林昭现在最想要的是时间快快到晚上,她想要告诉小鱼儿们她找到娘亲的消息。

林昭抬起眼,就看着面前水晶镜清楚地照出来她愉悦的表情,她现在就算是抿着唇,两眼也是自然弯起来,倘若是强迫自己不弯眼睛,那么嘴角又会偷偷流泻出来笑意。

这种愉悦是发自心里,藏也藏不住的。

林昭能够清楚地看清楚自己的表情,也和这镜子的构造有关,她面前的这面镜子并不是一般人用的铜镜,而是水晶镜,这是在建安府的周三叔制成的,在大块的玻璃后面镀上一层平整的银膜。这镜子是秋闱之后制作出来,这种可以照得人纤毫毕现的镜子一开始售卖,就供不应求。

这种镜子与普通的铜镜相比,买的时候要贵一些,但是平心而论要说贵也不贵,因为只要小心保护这镜子,不让它被打碎,不用像铜镜一样去找人磨镜,这样节省了磨镜子的钱。

倘若是买不起大的镜子,也愿意买一面合拢在掌心里的小小手镜,有了这镜子,上妆都更容易一些。

元安公主听着昭昭竟然知道这镜子,就笑着说道,“你和周三叔怎么认识的?罢了,明天再说好了。”

起床之后已经说了小半个时辰,明天又要面圣,元安公主担心说的太多,让林昭的嗓子哑了。

“没关系,我会医术的,我的嗓子今儿再说两个时辰都没事,若是三个时辰只怕就有事了。”林昭仰着头,她的头上被魏长乐簪了一枚宝石流苏发簪,这妆台靠着窗边,夕阳的光停驻在她的发间,细小流苏穗子折射的金光在地面上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