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与太子有约

三皇子走得及时,几乎是他们两人的车驾刚走,元安公主府里另一辆乌木青帷马车就停在了别院门口。

“元安公主。”下人们行礼。

魏长乐瞥了一眼,发现门房的帘幕是落下的,侍女正在扯开里面的帘幕,让屋子里再度亮堂堂起来。她顺口问道,“刚刚是有人在里面?”

“三皇子来了,因为知道别院里都是姑娘家,让人落下了帘幕,就在这里等着人……”

三皇子怎么来了?是要找谁?

原本魏长乐只是漫不经心听着,结果就听到了侍女继续说道,“等的是明衍郡主,明衍郡主与他说了一盏茶的功夫,三皇子就离开了。”

听到了这里,元安公主脊背挺直起来,目光灼灼看着侍女,“明衍郡主刚走?”

“往这个方向去了,绕过假山快走几步应当可以看到郡主。”

元安公主走了三两步就慢了步子,看着嶙峋假山,缓缓摇头说道,“罢了,我还是不去找她了,我先去见皇姑母。”

“刚刚两人说了多久的话?”元安公主问道。

“一刻钟不到。”

元安公主思绪翻腾了许久,最终想着,还是当做先不知道这件事,等回去了再问女儿。长舒一口气,便去找玉衡大长公主了。

等到找到玉衡大长公主的时候,对方正在喝茶,她坐在美人榻上,腰后垫着软垫,等见到了魏长乐,才直起身,对后者招招手,“小姑娘们闹着呢,估计结束还要一段时间。”

魏长乐点点头,也坐在罗汉榻的另一侧。

赵娴浚让人给元安公主倒了茶,她努力了许久,也才让元安公主不那么憔悴,而明衍郡主一归位,这怏怏的花像是被放到了水中,枝干饱满地汲取水分,再次吐露花蕊舒展枝叶。

看着元安公主恢复了过往七八分的容色,赵娴浚笑着说道:“你啊,也不必担心昭昭,这孩子机灵着呢。刚开始林家大房的小姑娘还有些不服气,要与她起争执,不过是三两句,就把她那位虞湘姐姐哄得还想约她去逛街。。”

元安公主无心喝茶,只是捧着茶盏等着玉衡大长公主的后话,听着她的昭昭还贴心地和皇姑母说了林虞湘的事,口中说着,“虞湘姐姐就是有些不服气,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女儿家的口角。她这样一说,对我来说也有好处,我其实一直想给人看病,到时候去了女院里,说不定还可以当个小大夫。”

赵娴浚学完了魏昭的话,乐着说道:“真是个好孩子。”

年龄大的人就喜欢一团和乐,昭昭这种捋顺了林虞湘毛的做法,让赵娴浚很欣赏。

不过林虞湘要想约昭昭,赵娴浚可不看好,她觉得林虞湘性子还好,无非像是钱宝儿一样被宠得骄纵一些,这种人有时候说话太过于直白,性子是不坏的,她们直来直去的,行事说话坦荡荡。但是林虞湘的生母元氏恐怕是面慈心黑。

当时在京都里,林晟彦跟着林家大房两个孩子在元家族学读书,大房的两个屡屡被褒奖,而林晟彦就和纨绔厮混在一起,也得了一个纨绔子弟的名头。结果呢?等到离开了京都,这林晟彦就散发出了光彩来,还得了湖江的解元。

这事怎么让赵娴浚看,都觉得元氏有她的私心在,说不定故意给林晟彦下绊子。

赵娴浚甩开脑子里的思绪,继续说着花宴的事,“原先这里面的主心骨是孟小姐,活络气氛的是池小姐,还有甘小姐是负责圆场的。而昭昭这三者都可以做,因为女儿家人多,孟姑娘考虑不到的地方,她就托一把,还有活络气氛的时候会拉着钱家那个小姑娘,当然也没忘了林家大小姐,让人看到了她的本事。”

提到了林清微的本事,赵娴浚又说道:“别说小丫头们有淘气的,我的库房之中恐怕也有保管不当的画卷,到时候找到了,还要麻烦林大小姐。”

元安公主多年礼佛,手腕上有一串被盘得发亮的绿檀佛珠,一想着昭昭在与人交际,便想要去见见,但是她一颗颗捻动佛珠,压住自己的冲动,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老实说我今儿在家里就不舒坦,还在佛前拜了很久。恨不得立即赶过来。现在还是忍不住想要去去看看呢,不过一想到小姑娘们拘谨,就还是陪皇姑母您喝喝茶好了。”

在公主府的时候,好几次元安公主已经离开了蒲团,就想到了女儿坚定的笑容,最后又还是回到了佛堂。

这一次的花宴,得靠着女儿自己去结交好友。

玉衡大长公主笑道,“多陪我喝喝茶,小姑娘们闹腾着呢,感觉这没有男儿,姑娘家们闹着欢腾着呢,我好几次都觉得要把我这屋子都给掀了。”

赵娴浚也答应了皇后,也先不戳破皇后的心思,且看两个孩子相处的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