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求问灭蝗

祁明萱离开了汪贵妃所在的宫殿,她带着帷帽,白色纱罗覆住了她的面容,等到了宫门口,正好遇到了太子翻身上马。

透过朦胧的纱罗祁明萱去看着赵翊林,如果说三皇子是俊美无双,太子赵翊林是丰神俊朗,带着一种傲视天下的锐气。

前世昭昭就是嫁入到了东宫,其实如果不是元安公主因为昭昭丢了发疯,一切没有了昭昭公主府里的日子还是照旧,祁明萱更愿意嫁给太子。

太子的位置多稳固,皇后虽然不得圣眷,但是太子得过天花,加上朝臣也拥护他,如果要是嫁给太子,她就是太子妃,从太子妃到皇后是最为顺畅的路,也是前世祁明昭走过的路,是祁明萱想要抢过来的路。

只可惜祁明萱低估了一个母亲在女儿丢失后的疯狂,看到了元安公主要把京都整个都翻过来的疯狂模样,她也是心中反复权衡了许久,让父亲投奔了汪贵妃。

也幸好当时及时走了汪贵妃的路子,不然只怕父亲最好的结果就是流放之罪。

选择了汪贵妃这一条路,祁明萱就很清楚,她定然与太子无缘。

上辈子的祁明萱看着祁明昭,心中

她想要日子过得比昭昭好,定然是要推三皇子登位的,只是祁明萱自己也没有想到,三皇子竟是对那个位置一丁点的**都没有,让她还得多算计。

现在看着蜂腰猿背的太子,祁明萱心中还是有些惆怅,总觉得本应当是自己的掌中之物没了。

赵翊林忽然回头,明明隔着一层轻纱,祁明萱却总觉得那锐利的目光刺穿了纱罗,她下意识地低下头,等到半晌偷偷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赵翊林已经骑马离开了。

祁明萱抚着胸口,心中想着,难道是因为太子的气势强悍,所以三皇子要避其锋芒?

原地站了一会儿,祁明萱才搭着丫鬟的手上了马车,让祁明萱没想到的是,父亲祁赟之居然在马车里候着,穿着的是三品的官服。

礼部、户部、吏部、兵部、刑部、工部,这六部之中,前四个想都不用想,毕竟汪贵妃是想要给祁赟之铺平道路,让他做到六部衙门的尚书之位,前四个衙门,汪贵妃的手没办法伸到那么长。

剩下的两个衙门里,按照汪贵妃的想法,是更愿意让祁赟之去工部,祁赟之自己透过女儿表露了想要去刑部的意愿,于是现在的的祁赟之是刑部侍郎。

祁赟之也知道自己最终位置是刑部尚书,他现在头发丝里都透露出顺心如意来,祁明萱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光鲜夺目,这祁赟之也是如此,他既然能做驸马,这祁赟之本就是面容俊朗之人,此时与刑部下属去喝酒,那些花娘往祁赟之身上甩帕子都要多一些。

“爹爹?”祁明萱取下了帷帽,轻声询问:“您怎么在这里?”

春风得意的祁赟之看着女儿也漂亮了起来,得到了贵妃娘娘的重视,这会儿祁赟之的目光更是温和,“在等你,今儿怎么样?”

祁明萱笑道:“爹爹,您也知道的,贵妃娘娘现在待我很好。”

如果可以选择,祁赟之是不愿意告诉汪贵妃这些事,现在告诉了之后,没想到反而日子过得更好,祁赟之想着,这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贵妃娘娘待你温和,你也万莫忘记礼数。”

祁明萱点点头,祁家的荣宠都系在汪贵妃身上。

祁明萱侧过头,看着父亲:“爹爹是因为朝会的事过来的?”

等到父亲点头之后,她继续说道:“太子要离京的事情定下了,不过贵妃娘娘还是为了三皇子而有些闷气,三皇子当真是……娘娘没有表现出来,是想要等蝗灾发生了以后再推三皇子一把,现在就只能够忍了。”

“爹,你可知道?三皇子居然能够说出既然太子离开了京都,他是不是也没什么必要参加朝会,想要游山玩水。”

祁赟之听着女儿的话,眼角一抽。他并不想用扶不起的烂泥来形容,不过他当真觉得他若是三皇子绝对不会如此。

祁赟之很快甩开了思绪,沉稳地说道:“贵妃娘娘按兵不动也好,蝗灾这事毕竟从户部的数据来看已经有了苗头,不会出什么差错。贵妃娘娘有没有说,太子要带谁去这三地?”

“应该是尚未定下,贵妃娘娘说太子去长宁宫找皇后了。”

父女两人简单说了一会儿话,祁赟之新官上任,衙门里事物颇多,是特地算好了时间来找女儿的,现在还要回刑部衙门。

此时的赵翊林也骑着马到了太子府,府邸开了门,等到一路行到了马厩,就看到了魏昭的那匹白马。

白马打了一个响啼,赵翊林下意识地就笑了起来,脱下了手笼,让人取来了黑豆,亲手喂了一些,摸了摸白白马的鬃毛,对着内侍说道:“郡主什么时候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