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二天,我的每一步,都仿佛在海边跳舞。我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找到伴侣的小鸟在唱歌。

蔺小彤:“星啊,你这,你这都给我整傻了。”

我:“嘿嘿嘿嘿嘿嘿嘿。”

蔺小彤:“你不觉得,你们发展太迅速了吗。哪有你们这样的。”

我:“嘿嘿嘿嘿嘿嘿嘿。”

陆和:“楠星,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

陆和:“我回去查了下,承受方第一次做很容易受伤,需要提前扩张、润滑。但是准备得当,或者对方技术好的话,不仅不会受伤,还......”

我:“打住!陆和,你这,你这都给我整傻了。”

陆和眼里闪烁着老父亲般充满关切的光芒:“不要害羞,楠星,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我建议你早点去买用得到的东西,我对比了下,这几个牌子的比较好......”

蔺小彤彻底笑趴。

陆和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典范。

我被陆和两句话击溃,抱着手机去找了江野。

昨晚江野说,今天带我去个地方。

我去了学校一个人少的侧门等他。

等了一小会儿,我掏出手机:我到啦,你到了吗~

J:左边。

我朝左边看了一眼,有辆灰扑扑的越野停着。

我:?

J:过来。

我不确定地往那边走了几步,发现原来刚刚那个视角被车挡住了。

江野跨坐在一辆巨大的黑色机车上,这坐骑铁骨铮铮,坚硬锃亮,像一头憩息的兽。

要是我坐在上面,估计就像个偷玩大人玩具的小屁孩,但江野明显就是这头凶兽的主人。

黑色休闲装十分修身,包裹着他高大有力的身躯,优雅中带着一丝危险。他宽阔的肩,略窄的腰,强健的大腿,看得我走不动路。

他看见我站住,眼睛眯了眯,仿佛在问我为什么不过去。

我咽了口口水:“我能......拍个照吗。”

江野笑了。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让我有种看到一头心情愉悦的狮子的错觉。兴许这不是错觉......

江野开口:“过来。”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脑袋里浮现这句话,也不管对面那位究竟是牡丹还是霸王花,立刻不怕死地掏出手机,对着江野连拍几张,拍完才带着英勇就义的表情走到他跟前。

一站稳,眼前一黑,头上一重,江野把他一直拿在手里的头盔扣在我头上。给我系紧带子,隔着头盔摸了摸我的头。

“拍了几张?”他笑着问。

我老老实实交代:“四张。”

江野在转身发动摩托前,告诉我:“行,记好了,以后我要拍回来。”

我上车以后犹豫了一会儿。好吧,其实这一会儿只有几秒,然后我伸手搂住了江野的腰。

简直和我想象中一样!一丝赘肉都没有。我有点慌,要是等会儿忍不住摸他怎么办。

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