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从小公园回来以后,我和江野的关系进入了停滞区。

尽管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承认,事实的确如此。

我初中傻不拉几,收到女孩子的暗示从不开窍。高中懵懵懂懂明白了,又和周围的男生看不对眼。

直到大学后遇到江野,沉寂了十八年的心蠢蠢欲动,愈发不可收拾。

像颗在角落里安静沉睡了很多年的种子,被温暖耀眼的阳光唤醒,于是不顾一切地追着光,争先恐后地努力生长。不顾阻碍,不管距离,也不思考自己会不会被灼伤。满心迫切,只想再一次被炙热的阳光爱抚。

我们像寻常情侣一样,我追着去看他演出,在后台偷拍他,给他递水。他带我去吃饭,在我挑食的时候命令我吃完。

可我们又不是情侣,没有人公开坦诚地戳破那层纸。江野照顾我,这照顾写满克制,没有牵手,也没有亲吻,更没有水乳交融,亲密无间。

我在这关系里患得患失,苦恼于他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的手,但下一次与江野相遇后,我又如同七秒后忘记记忆的鱼,江野就是我的饵,充满诱惑,无法拒绝。

喜于能轻易靠近,苦于无法再近一步。

蔺小彤与陆和看着我这一天天,心情如同过山车,起起落落,起起起落落落落,眉眼间都带上了老父亲老母亲般淡淡的忧愁。

蔺小彤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臭男人什么时候才表白!

改完的当天,她收到了三个不同形式的告白。

于是她愤怒地拒绝,愤怒地把签名写成:大猪蹄子不告白就远离我的小白菜!

陆和则是对我嘘寒问暖,并以他最爱的方式对我好,即疯狂投喂我好吃的。

我快乐地吃。

吃完了担忧长胖,便紧张地吃。

这样快乐完焦虑,焦虑完狂吃,吃完担忧,担忧之后又奔向下一次快乐的死循环很是折磨了我一段时间。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