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在去江野排练室的路上,我还在腹诽蔺小彤那句“破罐子破摔”。

哼,就我这样的,怎么也的算个花瓶破摔吧。

二十分钟前,我发微信给江野:下课啦,可以来找你吗~

就是这么卑微。

江野说他在排练室,我就纠结地出发了。

出发前蔺小彤还给我跳了一段神经病似的舞,祝我表白成功。

排练室在专门的大学生活动中心,我踩着阳光走进楼里,顺着楼梯来到二楼走廊尽头的教室。

周围十分安静,门虚掩着,我正要伸手去推,听到了房间里的对话。

江野队友问他:“要走了?”

江野冷淡道:“嗯。”

队友笑着调侃:“去找你那个漂亮的小男朋友?”

我的手停在了半空,紧张地发抖。

过了几秒,我听到江野的声音:“不是男朋友,只是个小朋友。”

这声音,熟悉而又遥远。

下一秒,江野打开了门,与站在门口的我对视。

他背着光,四下阳光明媚,唯独江野的脸掩在阴影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也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屋里的人也看到了我,尴尬地站住。

我想若无其事地冲江野微笑并打个招呼,说点什么,让这段对话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但是我做不到,从心底涌起的酸楚呼啸着吞没了我。

我转身跑了。

来时的雀跃烟消云散,地上的每一块瓷砖都倒映着我的狼狈。

我跑下楼梯,冲出楼外,朝没有人的楼后面走去,越走眼前越模糊。

活动中心的背后有一条窄窄的走道,一边是灰色老旧的墙、贴着五彩斑斓窗纸的窗,另一边是野蛮生长、葱葱郁郁的紫藤花围墙。

我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不管不顾地走进去。还没走几步,就被追来的江野拉住,按在了墙上。

“白楠星!”他一手按着我的肩,一手捏着我的脸抬起,没了下文。

我知道他为什么不说话了,因为我哭了。

眼泪不受控制地从我眼里流出,爬满脸颊。我胡乱用手去擦,越擦越多,心中的委屈也越来越浓。

江野沉默抬手,用大拇指拭过我的眼角,我抗拒地把脸朝侧边一撇,他就顿住了。

我难过极了,这些天堆在心里的不安和担忧被江野击了个粉碎,从我身体里流出来。

眼泪无法止住,我抽噎着说:“你觉得我年纪小,所以不想和我谈恋爱吗?”

江野不答。

“我已经在,很用心的追你了。以前我都不敢和你说话,不敢接近你,只能在论坛里偷偷,关注你。要见你一面,也好难。直到那天在教学楼下,你站在我面前,不认识我,我忍不住了,才去看你的演出。”我断断续续地说,越说越委屈:“小朋友的爱不值得信任吗。我从来没有这样,追过别人。我就是忍不住,还是你觉得我表现得太轻浮了。也是哦,毕竟我在朋友圈发的那些照片......唔唔唔!”

江野一只手穿过我的头发,紧紧扣住我的脑袋,然后倾身过来,将我隔着他的手压在墙上,开始吻我。

我吓得闭上了眼。

江野好凶。他蛮横地撬开我的牙关,卷住我带着退意的舌,不容拒绝地与我纠缠,像是要把我吞掉一样。我快喘不过气了,他才放开我。我被他亲得眼发黑,腿发软,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脑袋后面还能感受到江野宽大手掌的温度,隔开粗糙冷硬的灰墙。这一丝无言的温柔,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火苗。

“江野,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我声音沙哑,还带着明显哭腔。

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吻我。要是喜欢我,又为什么要让我难过。

江野轻轻抹去我脸上残留的泪痕,把我抱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