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在去到江野家的下一个周末,我推开了蔺小彤和陆和家的门。

他两的故事很简单,蔺小彤被同寝室羡慕她又到处造谣诋毁她的姑娘搞得天天狂暴,陆和也被卫生习惯极差的室友折磨得一脸愁苦,两人迅速达成一致,出来当了室友。都从小一起长大的,住在一块磨合期都没有。

蔺小彤脸上贴着面膜,以一种充满禅意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对开门进来的我一掀眼皮:“哟,宁还知道来看看我这孤寡老人啊?”

我朝陆和的卧室挪动,气若游丝:“再不回来,我就要被江野做死啦。”

说罢我关上房门,把一脸混合着震惊、羡慕、怀疑人生和卧槽等种种表情的蔺小彤留在了客厅里。

我的故事是这样的。

第二天我不知死活地裸着腿,穿了江野的白衬衣,还不知死活地去点火,下午就被江野按在沙发上做了个四脚朝天。接下来的几天,我终于后知后觉明白自己放出来了一头发情期的老虎。

江野和别的大猪蹄子没什么两样,都会在嘴上哄我:“宝宝,最后一次”,然后完全不停歇,插到我昏迷。

最让我抓狂的是昨天晚上我跪在客厅的地毯上,被江野掐着手腕按在墙边操,操得我崩溃求饶也没被放过。最后我尿在了客厅的落地窗前......不能再这样了,为了保护我被过度使用的菊花,为了今后我与江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今早江野出门后我立刻鬼鬼祟祟收拾东西,没出息地跑了。

一觉睡醒,没有被人吻到喘不过气,没有被人揪揉胸口,也没有手指舌头撩拨玩弄我身后。

我躺在床上,静静感受这久违的平静。

一直到晚上吃完饭回来打牌,江野都没联系我。

蔺小彤看我心不在焉,毫不客气出牌炸得我落花流水:“不回去吗?”

我苦兮兮抱怨:“心里想回,但身体不允许。”

蔺小彤十分惆怅:“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第二天去学校上课时,我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遇到了江野。

他带着一根深蓝色的发带,将有点长的刘海撩起来,衬得他愈发眉目深邃。白色的耳机线缠缠绕绕,裹在他手上。我的目光从他头顶移到他小臂上的护腕上。

这些东西我都认识。

那根发带曾将我的双手绑起,搂在他脖子上。那个护腕曾裹在我下身,浸满精液和汗水。

江野抬头在人群中准确地找到我,看了我一眼。

我心虚地冲他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然后飞速转身窜进教室。

陆和看着我:“楠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我拎起书扇扇风:“害,天太热了哈哈哈哈哈。”

这堂课的老师因为身体原因住院了,来上课的一直是年轻的许林助教。

下课时我刚想溜,许助教点名叫了几个学生,我疑惑上前。

他拿着一摞作业,挨个讲作业问题。轮到我时,教室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他开始点评我的作业,并指着给我看,不知不觉间,我们靠得越来越近。

直到他碰到了我的肩,我才往后退了退。

“抱歉,老师没注意。”许林推了推眼镜,面容平和地看着我。

我挠挠头:“没事,老师还有别的问题吗?”

是错觉吗?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像是在打量、窥视什么。

许林的眼神不着痕迹地从我领口处移开:“也没有什么重要问题了,就是——”

“白楠星。”

我欣喜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