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蔺小彤与陆和得知此事后,纷纷表达了不同程度的震惊和担忧。

陆和很能抓重点:“能查到是谁寄的吗?”

我摇摇头:“没查到什么有用的,江野还在看监控。”

蔺小彤很严肃地看着我:“你最近不要一个人独行,身边都得有人陪着。”

我安慰她:“没这么严重啦,他都跟了我这么久了,要是真想做什么早就做了。”

陆和与蔺小彤看着我这态度,一时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我笑嘻嘻地挥挥爪子:“我去找江野啦!”

到江野住的地方后,我输密码,滴的一声打开门,入眼一片黑暗。

江野的客厅和卧室都装有遮光窗帘,拉上能把白天隔得像夜晚。

我换了拖鞋,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黑影。

江野手长脚长,蜷在沙发上很不舒服的样子,睡得眉头紧皱。

我盘着腿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在昏暗里安静地、痴迷地看着他的脸。

一个月前我还没和江野说过话,一个月后我已经把能做的都做完了。

一直被我压在心底的恐慌在黑暗中蔓延。

太快了。面对江野,我根本控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欲望。如果不能闭口不言,我只会将我的所想倾泻而出,连同我的心。也许我与人相处的模式天生与众不同,要么在沉默中注视,要么将自己直白地剖开,不会犹豫,不知收敛。蔺小彤和陆和是唯二的例外。只是,要是没什么能做的了,我会失去江野吗?

“怎么这么呆?”

我回神,看见江野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我。

他躺着,我坐着,明明是平视,我却觉得他很高,很遥远。

我摇摇头。

江野伸出手:“上来,让我抱抱。”

我眼神扫过被江野占据得满满当当的沙发。

江野一笑:“趴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