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再次醒来时,我被剥光衣服,绑在床上。

许林就坐在我身边。他摘掉了眼镜,用一种让我汗毛直立的狂热眼神看着我。

“你比我想的还要美。”他喃喃地说。

我看着他扭曲的脸,想起那些照片,想起信封照片上残留的液体,恶心得想吐。

“你关了我多久。”我尽量平静地开口。

许林的嘴角开始下坠,我注意到他的身体从紧绷激动的状态里松懈下来,靠在椅背上:“怎么?怕你男朋友找不到你着急?”

许林站起来,开始抚摸我的身体。他冰凉的手像令人厌恶的虫类爬过我的胸膛,充满贪婪和淫秽的目光让我发着抖干呕。

如果他等会碰我的嘴,我就咬断他的手指。

许林粗暴地掐着我的胸口,看我疼得咬牙:“这些地方他都亲过吗?这里。”他的手滑到我的小腹。“这里。”他用力地捏着我的大腿。“还有这里。”他捏着我毫无动静的阴茎。

我的胃在剧烈反应,胸膛起伏,整个人都在发抖,狠狠地盯着他。我看到的不是人,不是老师,是一条流着口涎,目光下流的鬣狗。

“这么秀气的小东西。用过吗?他玩过吗?舔过吗?说话啊!”许林用力地掐了我一把,痛得我两眼发黑。

“呵呵......”我喘了几口气:“我......每天......都和江野做爱。怎么做,做......几次,凭我......开心,关你什么事?”

许林阴郁地看了我几眼,站起来一脚踹开床旁边的箱子,稀里哗啦倒出来一堆东西。我看不见,直到他抓着一堆情趣道具放在我眼前。

“我以前只想静静地看着你,守护你。”他把两个带锯齿的乳夹按在我胸口,很痛,我瑟缩着发抖,继续咬着牙。

“然后那天,你消失了好几天。再回来上课时,身上有吻痕。”许林走到另一边,在我下身套了什么东西,紧扣,冰凉。

我竟然还能分神想,是江野来教室找我那天。我为了掩盖脸红解了衣服扣子,被给我讲题的许林看见了。哈哈,怪不得出门时江野非得把我扣子扣上呢。

“啊!”

我惨叫了一声。

没有润滑,没有开拓。许林将一个巨大的按摩棒捅进了我的身体。

“流血了,真是不小心。”他嘴上这么说着,出去取来一个相机,对准我拍了无数的照片,然后打开摄像模式架好:“我不想这么对你的,楠星。”他语气怜惜,表情兴奋:“不乖的人,就要受到惩罚。”

许林关门走了。

我从来不知道性事会带来这样巨大的痛苦。

四肢被绑,也许已经破了,我看不到。手腕脚腕都是火辣辣的,胸口又重又沉,下身被紧紧箍着,身后的东西一直在疯狂地震动,把撕裂我的动作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许林给我戴上了眼罩,留我一个人在黑暗中挣扎,流泪。

我拼命回想江野,回想他温柔的唇,温暖的手,回想他每一次都很照顾我的性爱。我被割裂了,身体被恶人束缚,折磨得我惨叫;脑海里全是江野,想念他强大包容、无所不在的爱。

神志不清间我好像听到了很大的声响,还有人的叫喊。

有人撞开了房间的门,取下我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关掉我身后的玩意儿。一道女声哭着说:“问他钥匙在哪儿。”旋即又是一阵响。门开着,我清晰地听到了许林的求饶和惨叫,一会儿就没了声音。

眼罩被人取下,我眼里全是泪水,视线一片模糊,但还是看清了江野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