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蔺小彤与陆和离开后,江野很快上楼来,在房里陪我吃晚饭。

做饭阿姨在我醒来那天就专程来问了我的喜好,目光慈祥。我不擅长接受来自长辈的善意,更不忍拒绝,只能对着汤里奇奇怪怪的药材干瞪眼。

江野看着我在碗里左右扒拉:“王阿姨很喜欢你,心疼你,所以总想给你补身体。”我哦了一声,看着碗愈发为难。

江野倾身将我碗里的东西倒在旁边的碟子里:“不吃就算了吧。”

我急道:“可是......”“没有可是。我们不叫王阿姨发现就行。”江野拿起备好的小毛巾擦擦手,捏捏我的脸:“老婆要自己养。想下去透透气吗?”

“什、什么?”我傻乎乎地看着江野浅色的唇,脑海里都是他刚刚漫不经心说出的两个字。

“什、什么?”江野故意学我说话,“什么‘什么’?”我不敢直视他,低头呐呐说:“没什么......”

说完我只想扶额,这是在念什么绕口令。

“老婆?”江野蹲在我面前,眉眼温柔,我觉得下一秒我就要溺死在他的眼睛里。

这两个字杀伤力太大了,我脑袋里炸了一地烟花,炸得我神情恍惚。

江野被我的傻样子逗乐了,捞起我抱着下了楼。

其实吧,我认为我已经痊愈了,但江野不认同我认为的。在和我有关的一切事情上,他就是个温柔的暴君,包括给我在学校里请了长时间的假。我只能躺着,或者被他近距离跟着,再或者被他远距离抱来抱去。

江野家里很大,贫穷限制了我想象力的那种大。江野抱着我从三楼来到二楼,顺着一个宽阔的、我只在博物馆图书馆里见过的那种大楼梯来到一楼大厅。想起了我第一天去卫生间的时候被金碧辉煌的装潢闪到眼瞎......

可怜我这普通人连拧他家的水晶龙头都非常胆战心惊。虽然心底清楚就算我给它砸了江野也不会让我赔,但怎么看这些东西都感觉比我贵。

唯一还稍有安慰的地方就是以我贫瘠的眼界,基本看不出来我用的都是些什么价位的东西,这大大减轻了我使用时的心理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