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次日起床,一切照常。

江野晨跑完带回楼下的早餐,叫我起床。中午下课会在教室门口等我,吃饭时不让我去抬又烫又沉的食物。

也有一些不一样的,蔺小彤同陆和照常与我嬉笑打闹,眼底却会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担忧。许林也消失了,学校给出的说法是离职,并安排了新的老师。

以及,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一点——江野再也没有和我做过。

窗外金色阳光洒射,绿叶青翠欲滴。窗台将光影隔开,我坐在教室角落里,思绪随着老师的讲课声一同远去。

我在来学校当天第一次撞见江野,卑微地、隐秘地偷偷喜欢他快一年,冬去春来,悄悄入夏,我再次在刺眼的阳光下站到江野面前。

他每次出现在我面前,都比阳光还耀眼。

三天后我去看了江野演出,两周后我和江野上了床。

我看着窗外,心想原来我和江野恋爱一个多月了呀。

上周还能以我受伤为理由,可是现在我都活蹦乱跳了,江野为什么突然禁欲了呢。那些被他摧残得腰酸腿软的让人脸红心跳的记忆还在脑海里,清晰得仿佛昨天。我倒也不至于去哀怨猜测是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别人之类的无聊原因,但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我面前的江野、别人口中的江野,出了一些他不打算告诉我的问题。我那么喜欢他在意他,他哪怕有一秒钟的不开心我都能察觉,何况如此刻意明显的疏远呢。

这个认知让我焦躁不安。

我和江野仿佛行走在一层薄薄的冰面上,冰下暗流涌动,危机四伏,但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我们装作一切照常,不去打破平衡。

感情真是奇妙的东西,短短时日便让我的心在种种情绪上来回走了几遭。高兴时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富翁,悲伤时恨不得在黑暗里化为磐石。

我既希望那问题快点暴露好让我不再患得患失,又怕江野给我个我承受不来的未知。

“星,你表情咋这么惆怅。”蔺小彤眼珠子转来转去,问我。

我叹了口气,趴在桌上:“心好累啊!请问这位仙女,有没有什么忘却烦恼的魔法。”

陆和:“只要我单身的时间够久,恋爱的烦恼就抓不住我。”

蔺小彤做了个鬼脸:“我同意。去找你男人去吧。”

我就这么趴着,看他两站我跟前陪我聊天。蔺小彤与陆和真的是很好的朋友,上次谈话失败后他们就不再多提,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我。仅仅是这么站着,都能让我感受到无声的、充满力量的安慰。

我做不到让他们再担心,便挤出一个笑容:“哈哈,那我就抛弃你们去找江野啦!”

话放出去了,站在楼下我又不知道去哪儿找。正打算打电话时,大彬叫我:“楠星,吃了吗?”

我斜眼看他:“你一摇滚青年打招呼的方式怎么这么大爷啊。”

大彬一脸不服:“摇滚青年就不能问候别人吃没吃吗,你这是偏见!”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冲我挤眉弄眼:“你要去哪儿,去云水佳肴捉奸啊?”

我嘴角抽搐地看着他。

大彬:“江野跟一美女姐姐在那儿呢,你不是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