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头上的伤口看着吓人,其实并不深。医生简单查看完,给我包了头和膝盖,其余地方清洗消毒后上药,便打发我回家了。

上药的时候疼得我一抽一抽的,但我都坚定拒绝了江野的靠近,同时在心里想:场景变换可真快,上次我被许林弄伤了身后难以启齿的地方,手腕上也有挣扎的淤痕,江野每天都如临大敌般为我上药,绝不假手于人。现在他只能黑着脸干站着,不认识的漂亮姑娘倒是一脸心疼在旁帮忙。

直到回家,我也没同江野说话。

回到熟悉的温馨的地方,我卸下了冷漠的铠甲,露出一身疲惫,换了鞋就爬进卧室里躺下,并且赶在江野进来之前迅速闭上眼睛。

身上各处的细小伤口隐隐作痛,心里也有一股烦闷郁结之气,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然后我便听见那位漂亮姑娘站在卧室门口,冲江野喊:“买吃的去!人肯定下了课来找你吃午饭,闹到现在都快两点半了。”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江野走了。轻轻的关门声,以及高跟鞋走进的声音。

姑娘开口道:“白楠星是吧,我把江野使唤走啦。”

我睁眼看着她:“谢谢。”

姑娘继续说:“自我介绍下,我叫林萨,算江野发小吧,从小就认识那种。但你放心,我小时候和江野打过架,长大后就知道他不喜欢女的。所以我不是来插足你们感情的,只是个被江野抓来谈心的热心朋友。”

我露出淡淡的笑:“嗯,我知道。”

林萨笑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哎呀,你怎么那么乖呀,看得我心都化了。”她眨巴着眼睛,又说:“我看你才是拎得清,不像江野,简直脑子有问题。”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见过这么多对江野的夸奖和追捧,还是第一次看有人如此直接地骂他,还一副“本来就是这样”的表情。

林萨伸出手捏捏我的脸:“我才见你几面,就对你充满好感。江野那么喜欢你,还能说出那样的话。你要是没闯进来,我一定泼他一脸葡萄酒。”

床边一陷,林萨坐下来,贴着水晶美甲的手掏出手机,边玩边和我说:“江野他呢,有问题归有问题,喜欢你也是真的很喜欢你。不知道你对江野了解多少?”

我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徐叔跟我说了一些江野小时候的事,但说的不多。”

林萨一惊一乍:“哇那个老狐狸竟然还跟你说这些事!你好牛哦星星,他肯定也很喜欢你。江野真特么好福气。那你肯定也知道喽,江野同学小时候因为一些,嗯,不愉快的经历,养成了有时候也让人不愉快的性子。简而言之,他界限分明地把周遭事物划分为两类,属于他的和不属于他的。与他无关的,他从不关心。被他看中的,会被他全力保护起来,甚至是,藏起来。”

我偏头看着林萨。

林萨接着回忆:“我小时候认识江野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长得人模狗样,就是天天臭着脸,看谁都像欠了他钱。我爸和江叔叔是朋友,第一次带我去他家时我还想,哇好帅,求交朋友,然后当天就被他气得在花园里打了一架。江叔叔揍了他一顿,我爸回家也揍了我一顿,还跟我说了江野家的情况。后来我被逼着去给江野负荆请罪,慢慢地成了朋友。”

“后来江野越长越好看,非常招蜂引蝶。初中时候学校里那些小姑娘被他迷得晕头转向,天天渴望攻克酷哥,还好没人成功,因为江野一直没表现出对谁有兴趣。我那时老觉得,就江野这臭脾气,当他女朋友一定很惨。直到上了高中,我才知道,原来江野不喜欢女的。”

“喜欢男的也行,我们学校里有钱人家小孩特多,水灵灵的男孩子也多。但江野眼光高,真高,高到我以为他要孤独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