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江野一个翻身,将我虚压在身下。

他黑色的发垂下来,眼神危险:“你总是这么好......我想把你藏起来,藏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

我回答:“我不介意,我喜欢呆在家里。但是你要经常陪我出去,不然我会很闷。你也要让我和蔺小彤、陆和联系,不然他们会担心。”

江野的眼睛因为我说这话亮了亮。然后他把头轻轻靠在我肩膀上,艰难地说:“不行,这样不对。”

我说:“这没什么对不对的,只有合不合适。你没有安全感,我也没有。你想把我锁起来,我很乐意。你还不明白吗,江野,我们是最合适的,我们天生一对。你不要离开我。”

你是神从我身体里取走的肋骨,失去你我将不再完整。

江野咬着牙:“我想揍每一个对你有非分之想的人,我想你的社交账号都不让要追求你的人知道。之前演出你被人尾随后,我甚至去买了手铐和别的工具......在许林绑走你那天,我想杀了他,也想杀了我自己。我害怕总有一天我会像我最所憎恨的人那样,亲手伤害你。”

我问他:“如果我也想呢?我也想和你锁在一起呢?锁住我了,你会让我受伤流血吗?会让我不开心吗?会让我身体或者精神上遭受到伤害吗?我替你回答,你不会的。”

我感到脸上泛起热意:“你和许林,和别人不一样。我喜欢你,江野。我......爱你,我相信你会保护好我的。”

江野低头,猛兽扑食一般咬住我的唇,给了我一个粗暴、充满侵略的吻。

等他终于放开我后,我问他:“你买的手铐在哪儿?”

江野犹豫着没回答。

我凑上去亲亲他还濡湿的唇角:“我想被你铐着和你做。”

江野眼神变了,我还躺在他身上,能感受到他变得粗重的喘息,和有力的心跳。

他在回答我,又像在告诫他自己:“不行,你还包着头。”

我说:“没关系呀,小伤罢了。上一个碰我的人还是许林。我想和你做,我想要你陪我洗掉那些不好的回忆。”

一提到许林,江野的表情有些可怖。他起身,从衣柜上面我够不到的格子里取出一包东西,拆开放在床上给我看。

我哑然失笑,江野所谓的工具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怎么看都是质量很好的情趣道具,连在锁链上的项圈是气息好闻、富有光泽的皮革,手铐内圈还有柔软的绒毛。

我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只穿着内裤问江野:“我不是什么需要轻拿轻放的易碎品,十六岁我就在外打工了。你怎么觉得这些东西能伤到我呢?与其说这些,不如聊聊,你想怎么把我锁起来?”

我的双手被手铐铐着,与真实手铐冰冷、坚硬的触感截然相反,这支手铐很柔软,绒毛擦过我的手腕有点不明显的痒。

与之配套的链子一端扣着手铐,另一段扣在床头。江野的卧房风格极简,并不存在奢华雕花床头柱一类的玩意儿,我压根没发现他什么时候给床头及墙上装了一些隐秘的扣锁。现在,这些东西终于派上用场。

链子很短,我不得不将双手高举头顶,并被带上眼罩。

完全陷入黑暗的时候我有些害怕,江野便温柔地吻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喊我的名字,喊我宝贝,告诉我他在我身边。

失去视线后,会格外在意其他触感。江野像剥礼物一样扯下我的内裤,让它半掉不掉的挂在大腿上。我都能想象出我白色小短裤搭在腿根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