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我做了个漫长模糊的梦,有面容不清、凶神恶煞的男子叫我滚,我四处逃窜,到处都看不到人,又累又怕,最后跳进一个大火炉中。

四周越来越热,我满头大汗醒来,发现是江野发烧了,烧得额头滚烫,脸蛋通红,眉头紧皱。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下来,想出去叫护士。一推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个不认识的男人,他听见门响,抬头向我看来。

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多年以后的江野。男人十分高大,正微微低头护士说话,与江野同样凌厉的眉眼、刚硬的线条,盯着我时目光犀利,让我不敢动弹。

他身材保养得很好,不是江野那般年轻蓬勃的体格,但是也是个风度翩翩的帅大叔,有与江野相似的帅气,又有江野尚不具备的成熟与气度。我余光看见小护士脸都红了。

我看着他一身可以立刻走进会议室的西装,一丝不乱的头发,又看看自己皱巴巴的衣服、小白兔拖鞋,还有睡了一个晚上朝四面八方翘起的头发,无地自容,只想转身把门关上,假装梦游。

男人轻描淡写和我打招呼:“醒了?”

我感觉我又窒息到不会说话了,下意识地点头。

男人又说:“初次见面,我是江野的父亲江正平,鉴于我那不听话的儿子还躺在里面,就不和你多说了。”

我嗫嚅道:“叔叔你好,我叫白楠星......”说完立刻卡死在怎么朝他介绍自己,说自己是江野的同学吗?哪个同学会大半夜跑来和病人抱着睡觉啊!

江正平淡定的眼神仿佛已经洞悉一切,他诧异地看着我,笑道:“臭小子怎么找了个这么害羞的小孩?”

我宛如一个在游戏里被顶级玩家秒杀的新手小号,不知所措,心里疯狂默念冷静,脸上愈发变热。

看到旁边偷笑的护士,才想起自己出来的目的,立刻抓住救命稻草开始转移话题:“护士姐姐,江野他发烧了,你快去看看他!”

护士应了一身,扭身走进病房,我忙不迭跟上。她用手探了探江野的额头,随手摸出体温计给江野夹上。我坐在床边小心扶着江野手臂,时间到了后又拿出来看。护士眯着眼读了数,出去配针水了。我又摸了摸江野的脸,给他盖上被子。江野呼出的气似乎都是滚烫的。

做完这一切,我才想起江正平还在房里。

扭头一看,果然他就站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已经无力哀嚎自己到底在干嘛了,鸵鸟似的走进洗手间洗脸刷牙。

很快护士拿着东西进来,挂上瓶子就开始撕注射器,动静太大,江野终于醒来。他伸出手来给护士扎针,眼神从我身上略到门口:“爸。”

江正平点头:“认人,看来还没烧傻。”

我:......

徐叔提着大包小盒推门进来:“哟,老江你也在啊,吃早点吗,我买了好多。”

江正平指指我:“不了,给小朋友吃吧。”说罢扫了一眼床上的江野,推门走了。

我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