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番外1

江野走到教学楼下时,正好下课。

大批学生鱼贯而出,眨眼间就将安安静静的教学楼挤得水泄不通。笑闹、聊天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江野无由来地一阵心烦。

他只是提前约好了来找大彬拿排练室的钥匙,几天以后有个演出,难得下午没课,江野打算去练习练习。

正午阳光灼得人脸热,周遭还有女孩兴奋地注视,江野本想速战速决,但还是停下了脚步。

一个漂亮的男孩,柔顺的黑发,小巧的脸,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反光。江野一眼便将他全身上下收入眼底,伶仃的脚踝,锁骨、喉结的精致线条,还有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眼,干净,澄澈,像头从林间跑出来,误入人群中的鹿。

江野不露声色地离开,将男孩、阳光与嘈杂的人群抛在身后。表面上他成功了,只有内心深处难以平复的悸动在提醒他,即便只看了一眼,江野的心上已经烙上了男孩的倒影。

大彬在走廊上玩着手机等他。

江野接过钥匙,低声说了句谢谢。

大彬凑过来,挤眉弄眼地问:“从你们宿舍搬出来啦?”

知道他是好心关怀,江野点点头。大彬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又难以启齿,哼哼半天,同情地拍拍好兄弟的肩,溜之大吉。

教学楼空荡荡的,江野站在安静的走廊边,看着远处三三两两的人群。蓦地,脑海中又浮现出几分钟前看到的一双眼睛。

拜长相所赐,江野从小到大被各种各样的眼神注视过。贪恋的,窃喜的,害羞的,甚至是恶心的,觊觎的,下流的。

他之所以搬出宿舍,就是因为对张俊不堪其扰。这小男生看了他演出的视频,蛇一般缠过来,在教室、宿舍、排练室围追堵截,偷江野的水杯,爬江野的床,弄得江野的同学室友们,无论谁看见他都是一脸微妙。

久攻不下,不知是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还是受人教唆,张俊竟然在乐队去酒吧时给江野下药,还没找到机会让江野喝了饮料,自己倒先误食,还是江野联系的医院,和大彬一起守到张俊醒来。

张俊还没来得及高兴,江野就直接开口:“我在体育馆更衣室见过你。”

张俊脸唰地白了,大彬一脸疑惑,他自己心知肚明。那时张俊还和他的上一任——一位体育特长生打得火热,在更衣室里就不管不顾,干柴烈火,缠得难分难舍。当时听见人来的声响,但没人在乎。没多久对方劈腿了,他大大咧咧看完江野的演出视频,迅速定下要睡到手的新目标。

江野继续说:“你想和谁上床是你的自由,但请别再来招惹我,我不想对你动手。医药费已经结清,你好好休息吧。”说完就走,大彬一脸尴尬地跟上,还贴心地关了门。

喜欢江野的人挺多,闹成张俊这样的还是头一个。当时在场的人都看见他发情的丑态,纷纷对江野搬出学校的行为表示理解。

江野对张俊看他的眼神并不陌生,这是对美好皮囊的贪恋与欲望,就想这么不择手段和江野滚一遭,为自己增添一份令人艳羡的谈资。至于这皮囊叫江野,还是何野,李野,无关紧要。

但他从未见过阳光下那个男孩那般的眼神,懵懂,纯净,傻乎乎地站在那儿,好像满心满眼都是他,看人看到不会动弹,无端让江野生出一种被深爱的错觉。

“江哥回来啦?”

江野一推开宿舍门,室友A便夸张地大叫起来。

江野淡淡一笑,掏出还散发着冷气的可乐递过去:“还有几本书没收。”

室友A接过去灌了一大口,开始假哭:“嘤嘤嘤江哥走了以后谁来包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