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番外2

一回到家,白楠星就急匆匆开了灯,迫不及待地唤:“橘子!”

沙发扶手那儿突然支起一对小耳朵,紧接着探出一个橘色的小脑袋。

一只还没小臂长的小橘猫跳上沙发扶手,对着白楠星又娇又嫩地喵了一声,喵完站在扶手上往下看,很想奔过来,又畏惧沙发的高度,最后犹犹豫豫地后退,朝沙发座上下来。

白楠星笑着走过去,捞起小家伙坐在沙发上,给他顺毛。

冬日的清晨冷得能瞬间杀灭人出门的欲望,为了避免被北方仿佛夹杂着冰刃的寒风扇耳光,白楠星每天都哆哆嗦嗦从电梯下到停车场,钻进车里,让江野送自己去上学。

一天两人走到车前时,白楠星停下脚步:“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江野:“嗯?”

他绕着车走了一圈,没看见任何东西。

白楠星等了两秒,不好意思道:“我听错了。”

“喵!”

话音刚落,一声微弱但清晰的喵叫就响了起来。

江野看了白楠星一眼:“耳朵还挺灵。”说罢打开引擎盖,果然一只小猫蜷缩在里面,看见人,害怕地拼命往里躲。

江野试了试,缝隙过窄,手伸不进去,还险些被小家伙愤怒地挠一爪子。

白楠星从包里掏出火腿肠,撕开,凑过去,稳稳地举着。

小猫饿得小声叫,头伸出来一点,警惕地看着白楠星。白楠星就这么一动不动,努力朝它释放善意。

它叫了一会儿,终是受不住饿,又窜出来一些,尾巴竖起,毛炸着,装出一副凶相。只是这自以为的威胁,因为本身的瘦弱,看起来格外可怜。

白楠星看着它饿得不行,还要拼命示威保护自己的样子,心软极了,悄悄将手往后撤。

小猫又尖利地喵了几声,盯着火腿肠,不知不觉已从缝里出来大半。江野一直在旁边静静看着,闪电般出手,拎着猫就将它拿了出来。

小猫受了惊,开始张牙舞爪,声嘶力竭大叫。白楠星脱下外套把它一裹,露出个头,带上车,喂它吃火腿肠和水。

一开始叫得可凶,有东西吃后就忘了示威,站在外套上拼命吞咽。它又小又脏,瘦骨嶙峋,应该是被冻得受不了,才钻进尚有余温的汽车引擎盖里取暖。

白楠星看着它狼吞虎咽的样子,心想要是没人管它,小家伙恐怕很难度过这个格外寒冷的冬天。

他为难地抬头,思索着怎么开口。

开车的江野从后视镜里与他对视:“想养就养吧,中午带它去医院看看。”

白楠星展颜一笑,伸出手指摸了摸小猫的头顶。小家伙已经吃完了东西,即便还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却没再大叫,也没伸爪子。

它虽然很小,但也努力地想活着。在白楠星和江野上车前的一声叫,像是普通的早晨中一个传递希望的信号。

这是只全身一个色的小橘猫,白楠星给它取名叫橘子。打完驱虫针后,白楠星抱着橘子,江野面无表情地在后面拎着大包小提的猫咪用具,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付款、搬东西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