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番外4

白楠星朝苏助理轻声道谢,然后推开江野办公室的门,将各色注视的目光关在门外。

苏助理淡定地回到座位上,扫了一眼周围专心致志盯着电脑的同事们,坐下。她看了眼屏幕上的工作群,还留着上午的通知,安安静静。

苏助理冷笑一声,在桌下划开手机,找到老板不在里面的纯同事聊天群——果不其然,未读消息两百加,还在疯狂刷屏。

“白小哥又来找江总了!天啊,他们这不是有一腿,是有N腿吧?”

“你小说看太多了吧。。。人来找江总怎么了,我也可以找江总啊。你咋不说我和江总有几腿。”

“你可闭嘴吧大哥,你上个月奖金全被江总扣了,你敢现在进去找他,我就敢把你奖金发红包给你!!”

“我也觉得他两关系匪浅,你们看哈,一直以来对我们小江总示好的人不少吧,上到合作女老板,下到公司保洁,谁看了他的脸能不动心啊。可他一直就很凶,工作狂,还超级直男。你们不会想知道在苏助理来之前,他开除了多少想勾搭他的女人。但是白楠星小哥哥来了以后,我总觉得他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我才来,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瓜,哥哥姐姐们看看孩子啊!”

“上次不是有人来咱公司门口闹事么,白小哥当时刚好办完事回来,就被围住了。你们是没看见小江总那个急的,保安都没他跑得快。”

“还有还有,有一次白楠星收到了一大束匿名的玫瑰花,不知道公司哪位姐姐看上他给买的,江总看见后把在场的人都凶了一顿,还让人把花拿走。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我去茶水间时看到江总吩咐阿姨把花扔到楼下垃圾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没发现公司聚餐时,都没人去找白楠星敬酒?咱们看见大大小小的上司,谁敢不喝啊。唯一一次他被灌酒,是江总说送他回去。而且灌酒的人都没在我们公司待很久,人早就没了。你们想想?”

“那什么,其实,我有一天来得很早,看见他两从同一辆车上下来。”

全群沉默了几秒。

毕竟本群叫:江总恋爱了没の打赌给钱群。

苏助理看完聊天记录,因早已知晓一切而十分寂寞。刚刚江总订的两套衣服送到了,江总就让她叫白楠星上来。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江总意欲为何。更不用说衣服的风格、尺寸,苏助理只看一眼就明白是给谁穿的。

白楠星关上门,埋怨道:“你怎么又在上班的时候叫我!”

江野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前,眉头皱着,看见白楠星进来,疲惫地叹了口气,招手示意他过去。

不算大四实习的时间,江野在这家公司正式工作四年了。白楠星两年前毕业,也投了简历,走正式校招成为了公司的一员。只是他要求不暴露两人关系,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与可想而知的偏见。

比起在校时,江野成熟了很多。他穿着黑色西装,肩膀和胸膛的轮廓饱满,英俊逼人。头发简单梳到脑后,露出整张棱角分明的脸。在进行高强度的工作时,他会带一副银边眼镜。那个穿着酷帅球鞋和宽大外套的男生迅速成长为一个可靠稳重的精英男人。

但在白楠星面前,江野不必保持在外人面前的模样。

他摘下眼镜一扔,像头烦躁的大狗,将白楠星搂在怀里,接了个吻。

白楠星总觉得公司里有很多人在注视着自己,不太乐意来江野的办公室。然而看到江野工作起来完全不休息的状态,又忍不住心软心疼。

他抬起手轻轻揉着江野的眉头,问他:“叫我来干什么呀?”

江野回答:“下周去新西兰的衣服做好了,去试试?”

白楠星撇嘴:“早和你说了不用做啦,太麻烦了。最近这么忙,还要我陪你去新西兰出差,出什么差,我看你就是想去玩......”

他嘴上抱怨着,人倒是诚实地往休息间去了。江野等他进去后,悄悄锁上办公室的门。

过了片刻,白楠星迫不及待出来给江野看,还不忘赞美设计师:“这套衣服做得真好看!比以前穿过那些都好。”浑然忘了刚才还批评做衣服麻烦的人是谁。

江野看着走出来的人,眯了眯眼。

相爱的五年时光里,白楠星似乎一直没变,还是江野记忆里站在教学楼下那个漂亮懵懂的男孩。

不,现在看来,他还是成长了许多。原本内向害羞的性格开朗自信了不少,就连在年幼时光里积攒生长的不安与脆弱,都已经被江野一如既往的爱驱赶出内心世界。如同一颗打磨圆润,洗去尘埃的明珠,终于显露出耀眼的光辉。

深蓝色的西装让白楠星更加显白,他站在江野面前,眉眼弯弯,贴身剪裁的衣物衬得他腰细腿长。如此光彩夺目的青年,难怪公司里总有人对他献殷勤!江野不爽地想。

江野推开椅子,几步上前,毫不客气地扣住白楠星后脑勺吻过去。

白楠星猝不及防,后退了几步,撞在桌子上。

“唔!”他轻声哼了一句,专心和江野接吻。

吻着吻着,察觉不对。这不是个浅尝辄止的吻,江野的唇舌带着邀请与热情,让他沉溺。在强横的攻势下,江野的手从白楠星后腰伸进去,在他背上抚弄。

待这双四处作恶点火的大手攀到胸口时,白楠星挣扎着后退,想离开江野的钳制:“这里是办公室!”他气喘吁吁地看着江野,脸蛋通红,眼神凌厉,看得江野下腹蠢蠢欲动。

“现在还是工作时间,江总!啊,别,别碰我,放开......”

江野被他一句江总喊得快硬爆炸了,解开白楠星的西装外套,隔着衬衣开始玩他的乳尖。

可怜的小东西在粗暴的拨弄下很快颤巍巍地立起来,将白衬衣顶出两个突起。

“你叫我什么?”

“江野......轻点......”

“不对,现在是工作时间,你该叫我什么?”

白楠星的意志摇摇欲坠,他看着眼前的人:“江,江总!”

江野脱下他的西装扔在一边,将他衬衣解开几个扣子,吻像雨点一般,落在白楠星的锁骨、胸膛。

几分钟后白楠星完全沦陷,衬衣揉作一团,半挂在肘间,无力软倒在桌上,赤裸的双腿大敞,一抹水光穴口蜿蜒而下,在腿根留下水痕。整个儿一副春情萌动,任人宰割的模样。

反观江野,西装整齐,如果忽略腿间明显的突起,完全看不出来淫乱的迹象。

白楠星心底涌起一股羞耻,但这羞耻感根本盖不过他身体的空虚感。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喜欢江野工作时西装革履、严肃认真的模样。仅存的一丝理智还在呐喊这不对,快停下,你的工作还没做完,外面还有一层楼的人。可惜下一秒这点理智就被欲望围追堵截,剿灭干净。

他看着江野解开裤链,释放出笔挺的肉根,终于忍耐不住,张口邀请:“江总。”声音又娇又软,落在人耳中,恨不得下一秒就操哭他。

“进来,进来,我想要你,我想做,呃啊!”

颀长肉根破开肉壁,穴口瑟缩着,随即热情地缠上去。

白楠星无声喘息,轻轻供着屁股,催促着,邀请着。江野凶猛地抽插起来,特质的办公桌大而沉重,纹丝不动,此刻成了江野的帮凶,让他一次次毫无保留地顶进白楠星身体深处。

白楠星侧着头仰面躺在桌上,两腿夹在江野腰间,身体随着江野的动作耸动。江野做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够深,就抓着白楠星脚踝,将他的腿高高抬起,架在肩膀上,使得整个小屁股都暴露在江野身前。

江野尽性地猛顶让白楠星无法自控地泄出呻吟,白嫩的臀被撞得通红,润滑液混着肠液流出,在激烈的动作中溅开,弄湿了两人结合处下方的一小块地板。

半小时后白楠星穿着衬衣,坐在江野身上。

江野惬意地靠着椅背,手松松搭在白楠星腰间,看他眼神迷离地动作着,晃着腰,摇着臀,将筋络狰狞的凶物吃进去,吐出来。

白楠星在与江野的情事里,体力消耗一向很快。他动了没多久,就哀哀讨饶:“我没力气了。”

江野邪气一笑,迎着白楠星希冀的目光,毫不在意道:“老公帮你。”

说罢他双手握住白楠星的腰,带着他重新动起来,下身在按下白楠星的同时朝上抽顶,很快又让白楠星尖叫着射了一身,趴在他肩头喘气,软得像被抽走了全身的骨头。

等江野忍着白楠星的眼刀,伺候着他在办公室内的小卧室休息间睡下后,看着桌上、地上皱巴巴还带着乱七八糟痕迹的西装,江野陷入沉思。

他拍了照片,发给林萨。三秒后林萨的电话拨了过来,朝着江野喷火。

“姓江的你完了!你听到了吗你完了!你知不知道老娘做这套衣服做了多久!在老娘回国之前,好好珍惜你的狗命吧!”

江野难得示弱,诚恳道:“你的西装做得很好,看到他换上,我没忍住。抱歉。”

接下来换林萨陷入诡异的沉默。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回答:“看在你......星星的份上,我会找人来解决的。但是,我告诉你姓江的,你要是再弄脏一回,你就别来找老娘了你直接打120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