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暗度

苏严礼的车,是限量款。

到停车场时,傅清也一眼就被那辆车抓住了视线,看得眼睛发亮:“苏总,这是国内只有几辆的那一款吧?”

“嗯。”苏严礼应了声,行动上不动声色往后避开她半分,侧身替单媛媛开了车门,又从前排位置里拿出一瓶水来递给她。

“谢谢。”单媛媛赶紧伸手接过,颇有几分受宠若惊。

傅清也今天也没怎么喝水,也渴了,说:“苏总,我也想喝水。”

苏严礼微微皱眉,也不好拒绝,顺手拿了一瓶给她,她很自然的接过喝了一口,然后直接进了副驾驶。

这倒是不怪她,傅清也被男人优待惯了,根本不知道这车门不是给自己开的,而且跟单媛媛又是铁杆闺蜜,平常都是互相不客气惯了,根本不会扭捏和互相谦让。

天气太热了,她又做了个扇风的动作,微微笑:“苏总,我们走吧。”

苏严礼的眼底有一瞬间布满了阴鸷,不过到底是很快调整好了状态,他走到车子后排再次替单媛媛拉开了车门,后者感激的笑了笑,上了车。

傅清也在副驾驶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看似随意的问:“苏总女朋友应该对苏总很满意吧?”

苏严礼看了眼后视镜,单媛媛也在认真听这个问题。于是他说:“我单身。”

傅清也瞬间眉开眼笑:“好巧哦,我也单身。”

单媛媛说:“我也单着。”

苏严礼说:“挺好。”

车上的两个女人,都没有琢磨明白,他这句挺好是什么意思。

送傅清也回去的一路,苏严礼话不多,看上去冷冷清清的。

只有在她偶尔抛几句话出来时,他才回应几个字符。

后排的单媛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自己想多,苏严礼在面对傅清也时,疏离冷静的语气里,隐隐带着几分不耐烦。

但她来不及探究,车子很快就到了她小区门口。

单媛媛告了别,走了。

这下车子里就只剩下傅清也和苏严礼。

傅清也弯了弯眼角,拉了拉她松垮的衣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领子更加低了,她说:“苏总,都是朋友了,加个微信呗,方便以后联系。”

苏严礼看着她,也看见了她雪白的肩头和锁骨,无欲无喜,半分触动也没有,态度也比刚才单媛媛在时冷漠了好几个度:“抱歉,这会儿手机正好没电。”

傅清也略显遗憾,但在男色面前,很快想出万全之策来:“没关系,我回去叫苏晋把你的微信号推给我就成。”

苏严礼不好拒绝,便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傅清也的家也到了,她在临走时说:“苏总,周末一起吃个饭呗。”

“再看。”苏严礼敷衍的留下这两个字,就发动车子走了。

……

苏严礼这厢送完傅清也,转头就跟兄弟们约着打台球去了。

苏晋看着他从外头走过来,脸上有几分揶揄,:“傅小姐的入幕之宾可算来了。”

苏严礼神色如常,不做解释。

不相干的人,他没必要浪费他的口舌。

苏晋对他是了解得透透的,当然知道这傅清也是彻底没戏了,不过她的另一位好朋友结局就完全不跟她一样了:“你不会真的打算跟单媛媛来一段吧?”

“不可以?”他冷淡的侧目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