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招惹

苏严礼阴沉的脸色,让傅清也怔了好一会儿,她指着单媛媛,红着眼眶说:“你知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她太让我恶心了。”

“不是的,清也你误会我了。”单媛媛连忙解释道,“等回去我好好给你解释行不行?”

“为什么非得回去,就在这当着所有人的面解释吧。”傅清也冷道。

“清也……”单媛媛微微低头,眼泪就掉下来了。

苏严礼也是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下去,跟傅清也说话的声音又冷了一个度:“够了,傅小姐,请你离开这儿。”

傅清也低声说:“所以你这是在偏袒她?”

他皱了皱眉,没做声。

“要我走也行。”傅清也那双通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你是我男人,你得跟我一起走。”

气氛陡然间冷了下去。

傅清也说:“看上去好像是她受委屈了,可是我远比她要难过一百倍。我也是弱者,你怎么不来安慰安慰我?”

苏严礼有些不耐烦的说:“我不是你男人。”

“你跟我走。”

傅清也看上去多少有些无理取闹了,但是其实是,她现在心底太崩溃了,没有一个人带着她走,她害怕自己冲动起来出事。在场的所有人里面,她又只跟苏严礼最熟,所以一直在叫他带她走。

可是苏严礼根本就不搭理他,他跟身边的人说了句“走”,就带着单媛媛打算离开了。

“苏严礼。”傅清也有些服软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在这里无理取闹的,你先过来听我把话说清楚,行不行?”

“没那个必要。”他无情的拒绝了。

当苏严礼跟单媛媛彻底消失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终于蹲了下来,很快地面就被她的眼泪打湿了。

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苏晋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整个人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傅小姐掉眼泪,哪怕当初替单媛媛挡了一场车祸,她全身上下五六处骨折,也没有见她哭过。

“这是怎么了?”苏晋赶紧过去哄人。

傅清也闷着不做声,就是眼泪大颗的跟不要钱似的。

苏晋叹口气,把人抱回到了车上,他也不催着傅清也开口,一直安静的在一旁待着。等她差不多缓过来了,就听见她主动开口道:“今天我打了单媛媛。”

“哦。”他似乎不意外。

傅清也说:“既然她没有真正把我当成好朋友,何必天天一口一个最重要的人呢?”

“傅家那么有钱,你觉得呢?”苏晋反问道。

傅清也就不说话了,其实她早就猜到了一点,她每个月给单媛媛的花销都上万了,一个自动的提款机,谁会不喜欢呢?

她对朋友有多舍得,就有多记仇,单媛媛这笔账她肯定是要讨回来的,而且今天她在苏严礼面前装小白花,这更加让她忍无可忍。

想到这儿,傅清也垂下了眼梢,“苏严礼是不是喜欢单媛媛?”

苏晋跟苏严礼是亲戚也是朋友,关系要好过傅清也,这会儿当然也不好抖出苏严礼的事,只说:“反正你那个闺蜜,对他确实有些想法。”

傅清也就又不说话了,闭着眼睛在副驾驶坐了一会儿,说:“苏晋,你送我回去可以吗?”

她语气里满身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