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双标

傅母说者无心,傅清也这个听者心底却被重重的砸了一下,闷闷的,喘不过气。

苏严礼是她人生的滑铁卢无疑了。

她耷拉着眼皮,跟傅母说:“媛媛对他有意思。”

傅母沉思了片刻,道:“你别说,她指不定还有些机会。你就算了,你是真不行。”

傅清也说:“你是觉得,苏严礼看不上我,可是会看上她么?”

傅母听出了她语气里面那点不服气,笑道:“你别不信,事实就是这样,他要是不喜欢你,那喜欢的就是一款和你完全不一样的姑娘,媛媛就跟你彻头彻尾的不同。”

难道是她跟单媛媛闹掰了,现在男人也抢不过她么?如果苏严礼真的跟单媛媛在一起了,绝对能把她活生生的气死。

傅清也觉得自己现在必须把话跟苏严礼讲明白,一定要讲清楚那朵白莲花干了什么,假使她得不到苏严礼,她也绝对不会让单媛媛得到的。

目标简单,开始实施,却难。

苏严礼不见她。

思来想去,她只好再去一次冲浪场蹲他。

只是傅清也没想到,他会带着单媛媛一起。她看到他的时候,他在很认真的教她冲浪,跟上次教自己时,天差地别,他几乎是从头到尾护着她,一遍又一遍给她做示范,还体贴的给她护着板子。

上次教自己,他就是嘴上说着理论知识,并没有伸手帮她一下。

傅清也看着看着,心底突然就抽痛了一下,她好像明白点什么了。

她站在角落里,看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