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跑啦

傅清也跟苏严礼,从实质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会儿看着苏严礼,她就是有一股子心虚的感觉,让她连对文晟的兴趣都浅薄了几分。

苏晋说:“没骗你吧,我这同学长得可帅了。当初在学校,整个班有一半女生都暗恋他。”

文晟帅是帅的,但这会儿另一位爷在……

傅清也又偷偷看了一眼苏严礼,他嘴角似乎还有些破皮,她很确定那是自己啃的,敛眉没吭声。

苏晋说:“不帅?”

“……”

一旁的文晟含笑看着她,就连苏严礼也朝她看过来,这几重的视线让她压力有点大,可人家确实是帅的,她含糊的“嗯”了一声。

偏偏苏晋要搞事,他笑着打趣道:“那严礼和阿晟选一个,你觉得哪个更帅?”

傅清也:“……”

傅清也心道,她就不可以两个都选么,为什么非要选一个出来,明明这两个人是不分伯仲的。

苏严礼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朝一旁的沙发坐了过去,显然他并不在意这个答案。

文晟耸耸肩,跟着一起走了过去,两个人拿起酒碰了一杯,相处看上去极为熟稔,原来是旧识。

苏晋这才把傅清也推了过去,文晟指了指自己和苏严礼中间的位置,自来熟的喊她:“清也,坐这来。”

这哪能?她要是这么光明正大跟他打情骂俏,旁边那位还不得给她坐实了花心大萝卜的称号。她正要拒绝,文晟语气突然软了下去:“清也,我就是特别特别想跟你聊聊天。”

傅清也就受不住了,她最吃不消花美男撒娇,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往他的方向坐了过去。因为离苏严礼和文晟都太近了,很容易闻到他们身上的香水味。她偏爱文晟这款香,就朝他靠近了一点。

文晟眼角带笑:“清也,酒量怎么样?”

“还凑活。”

“来几杯?”

“成啊。”

两个人几杯下去,颇有几分相见恨晚的架势。

文晟:“好久没见过你这么爽快的姑娘了。”

傅清也说:“咱俩是一种人,自然心心相惜了。”

要说他们是同类人,确实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无忧无虑,身边围绕的莺莺燕燕也多。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确实是合拍的。

傅清也五六杯酒下肚,就有些上头了,文晟明明没醉,却也跟她乱作一团,手握着她的腰,两个人语气都放低了,不知道在聊什么。

其中几句声音不小,是黄-色废料,女方丝毫没害羞,反而乐得大笑。

苏严礼看了一眼,喝了一口啤酒,没说话。

再看一旁,苏晋正朝他挤眉弄眼呢,他这可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反正他最不耐烦傅大小姐一直往他面前凑,他替他找了个人来分散她的注意力,这下他可以放心和单媛媛在一起了吧?

苏严礼在傅清也说到最近一次接吻的感觉时起了身,去了趟洗手间。他盯着洗脸池里的自己,用水擦了擦被咬破的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