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说清

傅清也因为苏严礼的这句话,脸色彻底难看了起来。她正想开口质问些什么,可恰巧那边的长辈喊人了,只好作罢。

苏母眼底含笑的把两人给招呼了过去,介绍完苏严礼,看着傅清也,眼底的喜欢可是遮都遮不住,她握着傅清也的手说:“你叔叔跟我生肖相克,不跟我坐一桌,等会儿宴席,你跟阿姨坐。”

旁人揶揄说:“苏太太,这傅小姐,以后怕是你一家人吧?”

可不是对待儿媳的架势?

苏母含笑不语,既不承认,怕傅清也尴尬;也没否认,毕竟确实是存了这样的心思的。

而傅清也平日里虽然被宠坏了,该知道的规矩却都清楚,生日宴是只有至亲才能坐在身边的,她用眼神跟自家母亲示了下意。

得到傅母的允许后,她才一扫刚才跟苏严礼的不快,笑着对苏母道:“谢谢阿姨让我蹭蹭您生日的福气。”

说完话,傅清也扫了眼苏严礼,他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直到落座时,他看见自己跟傅清也挨着坐的位置,皱了皱眉。

傅清也同样没有坐下去,两个人就这么尴尬的站着。

气氛有些变了,本来热闹交谈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两位,显然两个人之间有矛盾。

只有苏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给她们俩调开了位置:“清也,你坐阿姨左边来。”

傅清也顺从的过去了。

“本来今天阿征也得赶回来,可惜手头学业实在放不开,不然你们倒是可以见上一面。”苏母意有所指的说。

在场的各位都是人精,立刻就明白过来,恐怕苏家大少爷才是跟傅家扯上关系的那位。

傅清也没见过苏严征,不认识他,今天也被苏严礼气得够呛,更没有心情在乎不相干的人了,只是勉强的笑了笑。

这顿晚宴,酒过三巡之后,跟上回和文晟拼酒不同,她这会儿是真的有点醉了。

“清也,要不要去休息?”苏母关切的问道。

她摇摇头,趴在桌子上没吭声。下一刻耳边就听见了苏严礼的祝词:“祝母亲青春永驻,财源滚滚。”

苏母笑道:“你别光顾着祝福我,你赶紧把婚事定下来,就是对我最好的祝福了。”

所有人都笑了。

傅清也突然觉得有些憋屈,虽然她也还没有想到跟苏严礼结婚那么远的事,可听苏母喊他找对象娶妻生子,她觉得胸口有点闷。

他会结婚。

但是不会跟自己,他们甚至没可能在一起。

傅清也想,自己长得美还有钱,他凭什么看不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