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擦肩

这一晚,高朋满座,没有人注意喝了酒的傅清也在不久后独自离开。

直到半个小时以后,傅母接了电话,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难以置信,脸色难看的离开了。

随后有跟傅母同桌的人爆料:傅小姐回去的路上出了点意外,送去医院了。

众人唏嘘。

苏母皱了皱眉,扫了眼一旁的儿子,只见他神色淡然,半分波澜都没有。

傅清也走了,也不晓得他事先清不清楚。要是清楚,放任一个喝了酒的姑娘自己离开,这也未免太过冷血。

如果真是跟她所想的一样……

苏母叹口气,摇了摇头。

-

第二天一大早,傅清也刚刚醒来,就看见苏母过来看她了。

她满身的伤,好不狼狈,只勉强对她笑了笑。

苏母心疼的道:“你想离开,怎么不叫严礼送你?他应该不至于连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

傅清也依旧笑容可掬:“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苏母摇了摇头,“清也,阿姨喜欢你,你也不用太见外,你见外,让阿姨心疼。”

“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我会改的,以后再不酒驾,可不能分扣光了,我还要开我的跑车。”她跟以往一样嘻嘻哈哈,还是那个讨长辈喜欢的小辈。

苏母还能说什么?她嘴巴这么严,显然不可能从她嘴里套出昨天发生了什么。

她陪着傅清也聊了一会儿,等到后者打了个哈欠,才开口道:“既然你困了就好好休息,阿姨改天再来看你。”

“好。”

傅清也人缘好,受了点伤,无数狐朋狗友前来问候。各位都了解她的德行,好吃好喝伺候她。

她除了腿、胳膊上有伤,整个人状态也不错,吃的反而比平时还要多,看着蒋慧凡更是不客气的指使道:“给我削个苹果。”

蒋慧凡翻了个白眼:“得,使唤我就顺手了,合着人家单媛媛就是拿来宠的,我就是苦力了。”

傅清也乐了:“谁叫你以前就爱惯着我,不学人家小白莲花讨我欢心呢?”

“上次苏严礼帮小白莲花解围,可把我给气的。”蒋慧凡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家男人呢?回去了?”

傅清也的笑容就浅下去了一瞬,而后懒洋洋的躺在病床上:“什么男人不男人的,一个人也乐得自在。你也别乱说人家什么,是我自己理解错了人家的话,反正也没有吃亏,放下就好了。”

这是她亲口说出口的消息,越传越广,最终也传到了苏母耳朵里。

苏严礼跟傅清也那点事,苏母也略有耳闻,只是之前一直当成一个笑料来听,这会儿才清楚是真的有点什么,只不过妾有情郎无意。

苏母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把这个消息转述给了苏严礼。后者除了筷子停顿片刻,并没有什么异样。

“苏晋说,你看上清也身边的朋友了,是她哪个朋友?”苏母注意着他的态度,打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