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惦记

气氛有些尴尬。

蒋慧凡看了看不远处神色冷清的男人,下意识的扫了眼一旁的傅清也,把她往身后挡了挡,说:“清也,这也不早了,咱们回去呗。”

傅清也片刻了疑惑,听见有人小声喊了句“苏总”,差不多就明白过来,也理解蒋慧凡为什么要叫她走,这是怕她和苏严礼撞上尴尬。

她家小蒋也是很为她考虑了。

傅清也拉拉她的手,示意她没事,朝苏严礼道:“苏总,一起过来玩呗。”

所有人的脸色在这一刻都有些古怪,蒋慧凡也僵着张脸,直到苏严礼走过来,在傅清也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她除了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以外,视线并没有落在她身上,才叫旁人松了口气。

原来真的就是以礼相待,没什么其他的意思。

苏严礼神色如常,朝她微微点了下头。

傅清也笑道:“最近过得怎么样?”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两眼,收回视线,情绪没有半点起伏:“还行。”

“我也还行。”傅清也道。

文晟漫不经心的听着,给她剥了一颗葡萄,往她嘴里送,又心不在焉的说:“我跟孙子一样伺候你,竟然只是还行?”

蒋慧凡也阴阳怪气道:“是呢,我也当孙子,你叫我往东我就往东,这就过得还行呐?合着我孙子白当了呗。”

“……”傅清也只好说,“其实过得挺好的,身边都是贴心小棉袄。”

“嗯。”苏严礼应着,注意力却在另一个跟他有合作的人身上。

两拨人到底是两拨人,虽然玩在一起,到头来也还是自己干自己的,苏严礼一来,仿佛楚河汉界都明显了起来。

无聊得很。

没过多久,傅清也就有些困了,不停小鸡啄米,最后一下下巴差点就磕在桌子上,好在有人伸手接了她一把。

“谢谢。”傅清也清醒了不少。

“不客气。”是个男声,她很熟悉。

傅清也猛地抬头,她不知道苏严礼怎么会出现在她身边,直到视线往边上一撇,明白过来,他大概是要去洗手间,正好就从她身边路过了。

苏严礼下一刻果然就往洗手间走,证明了她的猜想。

傅清也收回视线,看了眼时间,慢悠悠的从位置上站起来,朝热闹的人群走过去,拉出蒋慧凡,跟大家说:“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今天我请客,大家好好玩。”

……

苏严礼从洗手间出来时,那群人玩得正嗨,只是已经没有傅清也的身影。

他眼神平淡的坐回了原来的地方,并不在意。

旁边依然有人在谈论傅清也的事:“傅小姐可真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