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晚了

傅清也说的睡没睡这事,都是虚的,没什么人在意。可她跟苏严礼在换衣间亲了十几分钟的事,引起轩然大波。

苏严礼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苏晋光是看见他的脸色,就知道这事恐怕和录音里面听到的大相径庭。

苏严礼是一个极其不喜欢别人诋毁自己的人,傅清也的话,站在某一个角度而言,更像是傅清也明着说放弃,暗地里使坏,让两个人永远纠缠不休。

不然哪有喝醉酒就刚好被录音这么巧合的事?

只是谁又能想到,刚好就这么巧了,傅清也这运气,着实不太好。

苏晋想,苏严礼恐怕会去傅清也那,哪怕是不择手段,胁迫人家小姑娘,也会让她把这件事情解决干净来。

苏晋有点担心傅清也会吃亏,毕竟苏严礼很多时候还能人模狗样,这下连“面具”都不愿意戴了,可见气到了什么地步。

所以当苏严礼下楼开车时,他怕发生意外,也开车跟了上去。

-

傅清也在看到苏严礼来找自己时,有些愧疚,率先道了歉:“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傅小姐,干脆利落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么?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没必要再来闹这些幺蛾子。”苏严礼的声音很冷,她认识他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明白“声音里淬了冰”是什么意思。

可他这又是什么意思,怀疑她是故意的让所有人知道,好跟他继续不清不楚着么?

傅清也声音也冷了下去:“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是么?”他的声音略显讽刺,明显不信,“喝醉酒撒酒疯就满口胡言?还偏偏扯在我的身上?”

傅清也气得发抖,昨天的事确实是她有错在先,她跟蒋慧凡凑一块儿,的确是不怎么控制的住自己,但亲嘴那事,还不是因为他拒绝的不够明显吗,是他给了她一种有希望的错觉。

她不是那种好拿捏的人,换句话说,反骨反得厉害,他好好说话她不会不解决,现在他这么说话,她就偏不顺他的意。

傅清也并不怕跟他对峙,疏离而又冷漠:“苏总一身好皮囊,哪个女人不喜欢?要不然您出个价,我买你一晚,我吃到嘴里肯定就愿意安分了。录音的事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了?”

苏严礼眼底划过一丝阴鸷,手倏地抬了起来。

傅清也看着看着,笑了:“怎么着,苏总还想打女人么?既然这样,那平常装什么正人君子?还是您觉得,装正人君子就能得到喜欢的人了,哦,说起这个,苏总怕不是被什么女人伤过心,才这么玩不起吧?”

她看着他越来越难看的表情,只觉得畅快得不得了,恨不得把能想到的捅刀子的话都往他心口扎:“苏阿姨他们都喜欢您兄长,该不会您心仪的姑娘,也对他死心塌地吧?既然这样,您还不如从了我,保管叫您把什么都抛脑后去。”

什么叫恶心人?

这就是了,他越讨厌她,她就越把他们往亲密里说。

苏严礼伸出的那只手猛然紧绷,落下来。

傅清也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心里最后的念头是可惜了,她本来是想当个表面朋友,以后还能继续合作的,现在还是把这件事搞得这么难看。

苏严礼的手离她的脸越来越近,还有十公分时,她闭上了眼睛,最后却并没有感受到巴掌落在脸上的痛感,而是有一只手,拽住了她的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