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如何

傅清也的承认,让傅母又骂了她几句,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她,眼睛都红了,却愣是没松口说接吻的事是真的。

其实就算上次换衣间的事不提,今天白天他们也是亲了的,尽管那只是因为他被她惹恼了。傅清也这会儿要是承认,苏严礼并不会怎么样。

“还不去给阿礼道个歉?”傅母冷哼。

苏严礼的视线从她脖子上的那个牙印处收了回来,微微抬头,就看见她脸朝着他这边,视线却没有看他,一味的看着地面。

她应该很不乐意道歉,僵硬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对不起。”

苏严礼盯着她道:“这件事你要是不方便解决,我可以处理。”

“不用了。”傅清也拒绝得很快,“我能处理好,不需要你帮忙。”

他抿起唇,冷淡的“嗯”了一声。

近两年来,苏傅两家关系密切,很多事情都得包容对方,这件事情解决了就行,没有人想追究。

傅清也追过苏严礼的事,长辈们都略有耳闻,只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强求是强求不来的。苏母心疼的看着傅清也,朝苏严礼道:“还不把小也扶起来?不过说了你几句胡话,你就让人家小姑娘一直在地上跪着?”

傅清也眉心一跳,刚抬起头就有人搀住了她的手臂,那熟悉的味道让她浑身更加僵硬,那只手一开始是挽着她手臂的,过了一会儿,却往下搂住了她的腰,然后一把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这个动作很暧-昧,傅清也甚至觉得他没有避嫌。

苏严礼的力气有多大,她今天已经感受过了,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白日里那些不太好的回忆瞬间回笼,傅清也的眼睛立刻就有些泛红了。

“对不起叔叔阿姨,我有点不舒服,先上楼去休息了。”她惨白着张脸。

傅清也从苏严礼的怀里退了出去,转身上了楼,连带着她身上的美人香,一并不见了。

苏严礼在她消失的一刻,把余光收了回来,很快也找了个借口离开。

反正该解决的事,差不多都能解决,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

单媛媛看着面前的苏严礼,有点不敢说话。

今晚他们是无意中碰到的,她看见他跟苏晋坐在这儿,就跟了过来。

单媛媛对于自己今天的打扮很满意,没想到这么巧还遇到了苏大老板,她的心情很好。

“蒋慧凡说傅清也身上有伤,你对她动手了?”苏晋皱眉问道。

其实蒋慧凡说的伤,是那道咬伤,的确也是伤口。

苏严礼没做声,单媛媛却是一顿,随即不耐烦的想,傅清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就自己以为自己是个万人迷,那段低俗的录音出来,苏严礼就算动手了,那也是她活该。

“苏总,录音的事情解决了么?”单媛媛笑说。

苏严礼淡淡:“她会解决。”

想必也是用了点手段的,不然傅清也可没有那么容易低头。再联想到刚刚苏晋说的伤口,傅清也最怕疼,肯定也就妥协了。

对于单媛媛而言,苏严礼对傅清也越狠,她就越高兴。

“她家有钱,向来是随心所欲惯了,苏总,就是您的名声,白白被坏了。”单媛媛本来还想挑拨两句的,奈何苏严礼有电话进来,她只好顿住,让他去一旁接电话了。

他们来的酒吧算是个清吧,很安静,苏严礼走到了一旁过道上,等着对方开口。

那边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好半天。

“想说什么?”

傅清也被他这么好说话的语气吓了一跳,哪怕在她跟单媛媛闹掰之前,他没有觉得自己是个飞扬跋扈的大小姐那会儿,他的语气都没有这么耐心。

她抓着手机的手紧了一点,看向一旁的车钥匙:“你东西落我这儿了。”

苏严礼立刻就想到是什么了,今天他回来上的是苏晋的车:“我过来取。”

傅清也想了想,低声“嗯”了一声。

苏严礼给苏晋发了条自己走了的消息,就去了傅清也那。

她家里的门都没有关,蹲在地上大扫除。

苏严礼在门口一眼看去,就看见了她裹在沙发上的床单,款式他有印象,今天他还在上面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