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真相

苏严礼并没有把蒋慧凡的怒目圆睁放在眼里,只是淡淡的反问道:“谈谈?”

“你得给清也道歉。”

他却是笑了,冷冷的,有些寡淡:“既然要一句道歉,她自己为什么不来?既然她不敢来见我,你确定她跟我说的都是实情?”

蒋慧凡道:“你想说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对她做。”苏严礼说,“所以谈谈,我可以跟你当面对峙,你再来分辨她说的情况属不属实。”

蒋慧凡当然相信傅清也,可她也想看看,苏严礼这个“正人君子”为了撇清关系,能虚伪到什么地步。

犹豫了片刻,她答应了。

……

傅清也在等蒋慧凡回来的时候,接到了苏晋的消息,说她被苏严礼带走了。

想起自己跟苏严礼独处的遭遇,她就有些坐不住了,那种侵入式的钝痛感让她记忆犹新,傅清也有些不安:“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应该是三叶顶楼。”

傅清也顿了顿,三叶是苏严礼的地盘,她不太想去,可是她得去把小蒋带回来,万一小蒋落得跟她一样的下场怎么办?

她不能让小蒋受伤。

傅清也很快到了三叶,她在途中分别给蒋慧凡和苏严礼打电话,两个人谁也没有接,这让她更加不安,从停车场出来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三叶门口,却被保安拦了下来。

“傅小姐,这边你不能进。”对方有些轻蔑的扫了她一眼。

这是听了录音的后遗症。

傅清也知道的,苏严礼身边所有人都不太瞧得起她,那段录音确实挺掉价的。放在以前,她不会让自己背上这种不好听的名声,可是前几天苏严礼对她做的事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她就什么也不想顾了。

“蒋慧凡在不在这儿?”

保安敷衍道:“苏总身边的女人来了挺多次的,但不叫这个,姓……”

另一个踢了踢他,道:“刚才确实带了一个面生的过来。”

傅清也抿着唇,扫了眼里面空荡荡的大厅,思来想去,她只好给苏母打电话,有了后者的口谕,保安就没有怎么为难她了。

她甚至不知道苏严礼在哪一间,只是传闻他住顶楼,她抱着侥幸心理敲了敲栋楼的门。

五分钟后,门开了。